标王 热搜: 微喷带  无锡  碳纤维布、碳纤维  脉冲布袋除尘器  工作服定做  包装机  护栏  铆接机  赣州  机械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商务资讯 » 商家资讯 » 正文

西媒:疫情再度凸显资本主义弊端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5-30 06:40:33  浏览次数:2
核心提示:参考消息网3月18日报道 西班牙《起义报》网站14日发表文章称,新冠病毒是早就存在的世界经济严峻形势的显像。文章编译如下:不考

参考消息网3月18日报道 西班牙《起义报》网站14日发表文章称,新冠病毒是早就存在的世界经济严峻形势的显像。文章编译如下:

不考虑其起源,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让早就存在的世界资本主义危机暴露无遗,从1999年至2001年网络泡沫危机到2007年至2009年的次贷危机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以及2009年全球经济衰退,世界资本主义危机曾多次爆发。

这是资本主义秩序中自由化政策的危机,自由化政策是统治阶级对1960年代末和1970年代初大资本获利危机的对策,也就是所谓的“新自由主义”,在世界体系的经济政策中占主导地位。

当前危机的讨论焦点是谁将主宰新的世界秩序,因此才爆发了中美贸易战,出现了特朗普的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政策,以及英国脱欧、博索纳罗政府和其他右翼政权。

它们是高举新自由主义旗帜,对世界秩序自由化危机作出的政治回应。

因此,毫无疑问,经济跨国化时期的“保护主义言论”是对经历40多年建设成的全球化的批评的回应。

美国和英国等许多国家都尝试重新开始,但它们的改革最终变成了帮派斗争。

当然,那些希望恢复在1930年代流行的凯恩斯主义以及希望重新确立新自由主义霸权地位的人也加入了辩论。比如伯尼·桑德斯在美国的民主运动也属于这个范畴。但是,这些运动缺乏反资本主义意愿,具有很大的局限性,无法树立社会转型全面进行的全球共识。

这种霸权争端不仅带有政治意义,而且还影响技术创新和生产的社会关系,尤其是资本和劳动力之间社会关系的形式,特别是影响到每个国家政府的功能和作用,以及它们在世界机构体系中的地位和能力。

我们要看到股市、国际商品(尤其是石油)价格、贸易和世界生产下降等市场动荡背后的趋势。可以预测,2009年衰退导致的增长放缓将加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格奥尔基耶娃说:“2020年的全球增长将低于去年的水平。”她还补充道:“对于卫生系统和响应能力较弱的国家而言尤其困难。”她表示,在财政应对方面,第一要务是确保与健康相关的一线支出,以保护人们的福利,照顾病人并阻击病毒的传播。她呼吁及时采取行动,保护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产业、企业和家庭。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经济学家吉塔·戈皮纳特建议政府在财政、货币和信贷问题上采取强有力的干预措施,包括为受影响的公司和家庭提供补贴,这明显与主张自由化、控制公共支出的经济主流观点相悖。

正是由于这些观点,有人认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凯恩斯主义的观点更为友好。在新自由主义之前,占主导地位的经济流派是凯恩斯主义。不应忘记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终管理人还是美国,而美国远不是福利国家。

医疗私有化政策、健康和其他社会权利的商品化,将社会权利的管理交给了资本制度和商业货币关系,显然它使得基础设施缺乏,医疗预防政策缺失,让公民无法得到普遍医治,现在这些痛点都暴露无遗。

全球衰退的前景影响着人类的社会权利,为此需要对国家准则进行实质性修改,要求社会将权利诉求纳入议程,使其转化为真实的政策。

【延伸阅读】英媒:新冠疫情是“全球危机”,但非“全球化危机”

参考消息网3月18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1日发表文章称,新冠病毒是全球危机,而不是全球化的危机。文章编译如下:

新型冠状病毒危机的严重性已经毋庸置疑了,我们需要弄清楚这是一场什么样的危机。它有可能对世界经济和人类造成伤害,但这并不是世界经济的组织存在缺陷的结果,也不是人员、商品和资金在全球流动的结果。这是一场全球危机,而不是全球化的危机。

这个区别很重要,因为如果政治家和商界领袖从这场危机中吸取了错误的教训,世界应对下一场危机的能力就会减弱。

“零和思维”不是应对良方

当新型冠状病毒看起来还只是中国而不是世界的问题时,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说,尽管病毒令人遗憾,但它将“有助于”就业岗位加速返回北美,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如果把世界经济看做是零和游戏,那么一国的损失必定是另一国的收获。

对于美国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纳瓦罗来说,这种病毒表明,“我们不一定要依赖其他国家,甚至是亲密盟友,来为我们提供所需的物品”。在他看来,应对任何威胁的最好办法就是拉起经济吊桥。

更令人意外的是,特朗普政府的想法并非独树一帜。这种病毒揭示了全球供应链的隐性成本和脆弱性,引发了对全球化的“反冲”。

值得高兴的是,到目前为止,这种反冲只出现在政界人士和专家当中。是的,一些供应链早在病毒出现前就被缩短了,而这场危机将导致其他供应链发生变化。但企业仍然看到了全球贸易的优势,消费者仍然从中受益,而且这仍然让世界变得更加安全。

多元供应链尤为重要

在经济上看,新型冠状病毒与福岛地震和核事故、美中贸易冲突以及最近发生的其他全球动荡可以说并驾齐驱。它们的共同之处是,显示了高度集中、准时的供应链——而不是国际供应链——的危险。

科尔尼公司的供应链咨询师佩尔·洪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在安排业务时都只考虑成本。然而,危机“凸显出企业需要围绕风险竞争力来设计供应链”,而不是单单围绕成本。他所合作的企业并没有将供应本土化,而是通过地区多样化来降低风险。他说:“这与放弃我们供应链的全球性质是完全相反的。”

福岛核事故表明,全球微芯片供应链中有很大一部分要经过日本,许多低端供应商集中在震区附近。但后来大客户看到了风险,于是将部分采购转移到了台湾。他们并没有转向国内芯片生产。

微芯片是一个完美的例子,说明了在世界各地的本土专业化分工如何创造出比一地生产更好的产品:最好的芯片制造设备来自荷兰;最强的芯片设计来自美国等等。

全球化是繁荣稳定之源

利润受到威胁的企业也无法容忍纳瓦罗关于所有威胁都源自国外的谬论。

这并不是要否认让生产与需求更接近的价值。在服装行业,迅速应对不断变化的品位和技术进步为“近岸”生产提供了强有力的事实论据。“李维斯”牌牛仔裤公司正在运用全自动技术,用激光来最后制作或“磨旧”牛仔裤。这个在终端市场附近完成的90秒的过程,以前需要一个低成本国家的工人用半小时来完成。

但是,像“李维斯”这样的公司选择近岸外包是为了给客户提供他们想要的,而不是为了降低国际贸易的风险。

全球化公司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产物,这对全球化的批评者来说是一个攻击点。但是,如果我们认为公司对其所有利益攸关方都负有责任,我们真的希望这些责任根据这些利益攸关方的出身而有所不同吗?

这将是不道德的。建立跨越边界的互利关系是跨国公司的美德,而不是罪恶。全球化将我们的命运捆绑在一起。

这些纽带使我们集体变得更加富有,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接受了全球化贸易、教育和投资的国家正是最繁荣的国家。1990年全球化兴起以来,有10多亿人摆脱了赤贫。政府和企业都不应该因为新冠病毒而放弃这一遗产。

即使在当前的危机中,全球化也能让世界更安全。各国经济因为跨国公司而融合,这意味着每个国家在帮助他人时都有私利。这是一个稳定之源,而反全球主义言论只会冲淡它。

(2020-03-18 12:26:18)

【延伸阅读】加拿大学者文章:疫情证明民族主义让世界变得更糟

参考消息网3月17日报道 加拿大国际管理改革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凯文·卡迈克尔11日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网站发表文章称,特朗普时代的新型冠状病毒证明,对世界而言,民族主义比全球主义更糟。文章编译如下: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全球经济形成巨大冲击。9日的股市暴跌堪比2008年金融危机的至暗时刻。美国债券收益率已接近于零,为有史以来最低。这种情况本可以避免,至少不必发展到这种地步。历史表明,如果世界主要国家的政府同心协力,完全可以避免这种恐慌。但它们没有展示这种力量,这说明,在过去5年里,各国向内转导致冠状病毒危机变得更糟。随着病毒蔓延,政客们为了保护自己的地盘才开始全力应对,他们言辞间透露着种族主义论调。

大国争斗多于合作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不久前警告说:“全球存在显而易见的信任危机,原因之一是对国家和全球领导者丧失信心。这反映在公众恐慌和金融市场巨震上。”

陆克文、奥巴马和其他特朗普之前、英国脱欧之前的全球主义者,显然与他们国家实际正在发生的一切脱节。但至少他们曾经找到了应对全球衰退的办法:几十个国家的领导人一起开会,承诺采取必要行动,并以实际行动支持这些承诺。这可以激发信心,安抚市场。这些领导人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他们通常致力于和睦相处。

相比之下,现在的大国把时间多用于争斗,而不是和睦相处。在过去4年里,所谓自由世界的领袖一直用进口关税和关税威胁骚扰加拿大、墨西哥、日本和欧盟等盟友。唐纳德·特朗普还考虑过退出北约,而且他的确退出了被大多数国家视为头等大事之一的《巴黎协定》。

这些只是特朗普对国际合作的攻击。英国和欧洲在脱欧问题上纠缠了多年,现在它们正为贸易协议条款争吵。西方国家采取的破坏世界经济的行动,远多于修复世界经济的行动。

金融危机教训深刻

当新冠病毒传播到意大利时,世界领导人本该清楚地意识到,他们正面临一场国际威胁,就像2008年一样,当时纽约和伦敦的银行破产,导致各行各业生计受损。金融危机的一个教训是,没有哪个国家大到足以控制现代经济。早期的脱节反应为大衰退创造了条件。直到各国开始合作后,这场惨剧才停止。

当年,加拿大财政部长保罗·马丁和美国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创立了二十国集团(G20),为更积极的合作播下了种子。G20的其他成员还包括,德国等老牌强国、中国等新兴大国以及澳大利亚等中等强国。创立者们意识到西方已经无法独自应对日益复杂的世界。

如果说大多数人对G20都多多少少有所了解的话,那是因为人们听说过该组织如何阻止“大衰退”进一步恶化的故事。它举办了两次峰会,与会者在会上承诺提供约5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那是全球主义者的一个高光时刻,尽管也是全球化的低谷。领导者们向外看,在央行和财政部精明能干的技术官僚的支持下,合作寻找摆脱危机的出路。

几乎可以肯定,随着数千亿美元的经济活动被抹去,新冠疫情的蔓延将扭转美国的长期就业趋势。最好的情况是,中国基本控制住了疫情,随着受影响的地区恢复运转,世界经济恢复正常。即便如此,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本月2日还是宣布将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2.4%,为金融危机以来最低。在最坏的情况下,疫情在多国蔓延,可能导致全球经济增速降至1.5%。

信誉丧失信心难回

OECD首席经济学家呼吁G20携手合作,但该组织的一些成员正在努力让事情变得更糟。今年的G20主席国沙特和同为G20成员的俄罗斯在全球石油市场发起价格战,由此引发油价暴跌。

即使世界大国举行峰会,信誉的丧失也意味着它们遏制危机的能力有限。规模较小的七国集团不久前表示,其成员国将使用一切“适当的政策工具”维持经济增长,但实际上并未采取任何措施——因此股市在9日出现暴跌。即使美联储紧急降息也不足以恢复信心。

德国安联保险公司首席经济顾问穆罕默德·埃里安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说,“人们不再相信各国央行有能力抑制金融动荡”,各国政府必须带头应对这场危机,因为降息无法消除隔阂。

陆克文是这样说的:“只有当公众和市场看到各国政府同时挺身而出,全球信心才有可能恢复。”

在全世界传播的疫情证明,民族主义没有让世界变得更好,或许反而变得更坏。

(2020-03-17 16:43:00)

【延伸阅读】格雷厄姆·艾利森:美国须放弃“单极世界”幻觉

参考消息网3月12日报道 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在《外交》双月刊3-4月号发表文章称,“单极世界”寿终正寝,“势力范围”理念复活,美国须放弃其他国家会在其主导的国际秩序中听天由命的幻觉。文章编译如下:

单极世界寿终正寝

冷战结束后,飘飘然的美国决策者宣布地缘政治的一个基本概念过时。美国前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描述了“大国不由势力范围定义……不存在恃强凌弱”的新世界,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宣称“美国不承认势力范围”。前国务卿约翰·克里宣告“门罗主义的时代结束”,给美国在西半球圈定势力范围的将近两个世纪画上句号。

今后,美国在世界上的作用不仅将有所不同,而且会大大削弱。领导人将继续畅谈雄心壮志,但手段渐弱意味着效果渐弱。

单极世界已经寿终正寝,其他国家会在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中听天由命的幻觉亦随之结束。对美国来说,这就要求接受一个现实:当今世界存在势力范围,而且它们并不全都属于美国。

“势力范围”理念复活

当一个国家和另一个国家之间的力量均势演变成前者占据主导地位时,随之产生的新的力量对比就会投下一片阴影,实际上成为一个“势力范围”。这个词在19世纪初进入外交辞令,但“势力范围”理念从国际关系出现之日起就诞生了。

从美国利益和价值观的角度来看,若中国和俄罗斯相对于美国的力量增强,后果肯定不好。叙利亚的近期事态就是未来局势的预演。俄罗斯证明了一个国家可以运用其军事力量违抗美国。当地形势的发展也导致数以百万计的人流离失所,对邻国和欧洲产生了重大影响。然而,奥巴马或者后来的特朗普总统是否得出结论认为,这种结果的代价太大,最好派大批美军去叙利亚作战甚至阵亡呢?美国的不作为不言自明。

美应重构盟友关系

说到尽其所能,华盛顿首先应着眼于它的联盟关系和伙伴关系。

这个道理在经济领域最为明显。在特朗普政府让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之前,该贸易协定承诺把占全球GDP约40%的国家聚集起来,在从关税到国有企业、劳工和环境标准的方方面面奉行同一套规则。得益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努力,TPP现在成为现实——但没有美国参与。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军事领域,但更为复杂。华盛顿需要合作伙伴——但必须是带来的资产多于风险的合作伙伴。遗憾的是,美国目前的盟友没有几个达到这一标准。

美国的联盟体系应该接受一次从零开始的分析:对于从巴基斯坦、菲律宾、泰国到拉脱维亚、沙特阿拉伯和土耳其的现有每个盟友和伙伴都应该想一想,它为增强美国的安全和福祉做了些什么、带来哪些风险和代价。

战略反思耗时漫长

展望未来,美国决策者将不得不放弃对梦想世界无法实现的渴望,接受势力范围仍是地缘政治核心特征的事实。这种接受难免会是一个漫长、混乱和痛苦的过程。然而,这也可能会带来无限的战略创造力,美国将有机会从根本上反思有关美国国家安全的概念宝库。

当今大多数外交政策制定者对美国在世界上所扮演角色的基本观点形成于美国在冷战中获胜后的25年,而那个世界现已不复存在。因此,人们值得回想一下,如今被尊崇为“智者”的那些人当年花了多长时间才了解他们所面对的世界。所以,美国外交政策界目前普遍存在的混乱不应让人感到惊恐。如果冷战的战略家花了将近五年时间来制定一项基本方略,那么,指望这一代人做得更好就未免过于自负了。

(2020-03-12 13:12:00)

【延伸阅读】疫情冲击全球文体界:汤姆·汉克斯夫妇确诊、尤文球员感染、NBA停赛

参考消息3月12日报道 过去的几个小时,全球文体界接连传来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消息。

先是意甲尤文图斯后卫鲁加尼被确诊,目前暂无症状。尤文图斯俱乐部于当地时间11日晚发布官方公告表示,球队正在依法启动所有隔离程序,包括排查与鲁加尼接触过的人。

随后,美国著名影星汤姆·汉克斯通过其个人社交媒体宣布,他与妻子丽塔·威尔逊在澳大利亚期间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汤姆·汉克斯在声明中说,自己和妻子出现疲惫、身体疼痛、低烧等症状。他表示,会遵循公共卫生安全的相关要求,做好测试、观察和隔离。

此外,NBA也于美国东部时间11日晚宣布暂停本赛季比赛。犹他爵士队球员鲁迪·戈贝尔新冠病毒初步检测呈阳性。

(2020-03-12 12:52:29)

【延伸阅读】英媒:新冠疫情或将重创西方体制

参考消息网3月11日报道 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8日发表文章称,新冠肺炎疫情或将重创西方体制,自鸣得意的政府将一败涂地。文章编译如下:

一旦新冠肺炎疫情造成最严重的破坏,世界地缘政治秩序恐将变得面目全非。存在已久的政权会受到严重削弱,未从雷曼危机中完全恢复过来的政治体制将遭受第二次重创。

那些向来最自大或最无能的西方政府将被无情的选民骂得体无完肤。社交媒体会见证这一点。

英意:医疗体系不堪重负

英国首相约翰逊将被评判他这届政府是否能让老年人(以及不那么老的人)避免大批死亡,以及国民保健署会否被糟糕的制度失败所围困。

韩国的人均重症监护室(ICU)病床数量是英国的6倍,德国是英国的4倍。我们目前从意大利伦巴第了解到的情况是,13%的感染者需要在ICU治疗,通常治疗期为两到三周。

疫情已经让意大利医疗设施最完备的地区不堪重负。由于没有床位,ICU病人被送往托斯卡纳。

意大利麻醉与重症监护科人士说,或许有必要把“非常稀缺的资源”留给“生存机会更高、未来的人生之路更长”的患者。

位于米兰的路易吉·萨科医院的传染病科主任马西莫·加利教授说:“这根本就不是流感。说出这种话的人正在给不想看到真相的人制造困惑。”

如果英国政府能争取到至关重要的几周时间来“平抑高峰期”,并将疫情拖入传染性不那么强的夏季,或许有望避免让国家丢人现眼。

我的建议是采取战时措施和严厉的防控传染手段,吞下经济重创的苦果。政府无法逃避这种取舍,但它可以利用一切力量来缓解商业遭受的打击,并让成本“集体化”。

意大利:难以招架经济衰退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意大利的医疗系统似乎无法拯救患者。就算考虑到年龄结构,意大利的死亡率也达到韩国所报告的死亡率的6倍。

难道是意大利的二氧化氮污染程度在欧洲最严重(英国也很糟糕),因而导致慢性肺炎吗?是政府混乱的管理导致疫情重灾区科多尼奥出现一系列错误吗?

眼下,意大利总理孔特正在全国上下团结一心之时乘势前进,但他封闭米兰、威尼斯和意大利大部分工业核心区的决定——虽然必要——会让意大利对严重的经济衰退束手无策。意大利缺乏阻止衰退的主权工具。持续20年的经济萧条让意大利经济本身的免疫功能无法正常发挥作用。

意大利联盟党铁腕人物马泰奥·萨尔维尼对意大利参议院说:“企业需要紧急救助以防倒闭和裁员。如果它们因某些斤斤计较的人而得不到救助,那就意味着欧盟已死。花钱加入一个只会给我们带来伤害的联盟不再是可持续性的行为。”欧洲主义是一种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的态度。

德国:政党联盟再遭撕裂

与欧洲大部分地区一样,德国的传染轨迹与意大利相似,只是推迟了几天——德国对疫情也措手不及。

德国的疫情热线电话像英国一样难打。负责检测的机构是卡夫克斯克检测中心。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这一疫情重灾区,出现了医生数量不足的问题。德国政府似乎倾向于照常发展经济,而不是控制传染病的蔓延。德国会为这一选择感到后悔。

与医疗体系失败同时出现的还有整个欧元区陷入严重衰退,欧洲央行如今已耗尽气力。

只有像罗斯福新政那样规模的财政刺激手段才能对抗此次冲击,让欧元区摆脱通货紧缩的颓势。这样的做法与欧盟控制开支的机制背道而驰,而这一机制已在欧盟的法律中明文规定。欧洲人给自己搭建了一个无法应对危机的架构。

美国:自欺欺人逃避现实

美国的情况也尚无定论。领导这场战争的那个人在病毒已经在华盛顿州传播很长时间后还坚称这是“骗局”。

这一臭名昭著的口头禅将响彻今后很长一段时间,成为特朗普总统任期的写照。

特朗普刚刚上任就将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全球卫生安全经费削减了80%,并取消了白宫的大流行病监测机制。当病例数量激增时,他的第一反应是试图编造消息。只要华尔街还在保持上涨,肯定一切都好。但市场出了差错。在科学问题上,最好还是听科学家的。

事实上,美国起初几乎没有对任何人进行检测,一直到3月初这种局面才得到改善,但为时已晚。这个错过的时机是致命性的。

美国将面临可怕的报应。它拥有富国当中最好的医疗保健体系——同时也是最糟糕的。大流行病恰恰重创了这个体系最糟糕的一面。

特朗普如果立即动用行政权力,将检测和医疗范围扩展到没有医保的人群和非法居留的外国人,如果他转而采取封锁疫情暴发区的做法并实施战时政策,那么他还是能够避免灾难。

但这样的局面没有出现。拥挤的集会仍在继续,感染人数还将呈指数级暴增,这实在令人担心。

(2020-03-11 17:18:43)

注:本站发布的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版权由原创作者所有,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协商处理,谢谢!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ddxyzs.com/news/show-277722.html
 
[ 新闻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