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ddxyzs.com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柯学捡尸人 > 第83章 老爷爷们的灾难

第83章 老爷爷们的灾难(1 / 1)

两个小时后,陶艺教室里。

美浓宗之略显焦急的看着表。

前一阵,他制定了绵密的杀人计划,并打算在今天实行。

现在,被害人来了,嫁祸目标来了,目击者也有了……然而,眼看就要到下班时间了,他却依旧没能找到下手机会。

其实,刚看到这群“预备役目击证人”的时候,美浓宗之心里稍微一沉,因为他发现,这些人里面似乎混着一个年轻的名侦探。

不过江夏一进门,就安静的坐在旁边开始打瞌睡,那时,美浓宗之看着沉睡的江夏,越看越觉得这是天意否则怎么会特意让这个侦探睡着呢。

美浓宗之松了一口气,决定继续自己的计划。

谁知,就在女婿回来,他琢磨着想对女婿下手的时候,那个年轻侦探却踩着点似的清醒过来,并且对陶艺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开始不断询问他各种问题,走到哪缠到哪,寸步不离。

美浓宗之看着始终处于他视野范围内的江夏,陷入沉思。

他确实生出过挑战侦探的想法,但那种“挑战”,指的是用自己技术含量很高的谋杀,去挑战侦探的洞察力。

而不是当着一个侦探的面,光明正大的勒死自己的女婿,挑战侦探的武力值和报警速度。

江夏跟的很紧,怎么都甩不掉,随着时间流逝,美浓宗之不禁开始绝望……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如此烦人的学徒。

很快,到了下班的时间,女婿离开陶艺教室,回到了菊右卫门家的院子里。

这意味今天,美浓宗之彻底没有了实行杀人计划的机会。

美浓宗之憋屈的叹了一口气,只得把计划改期。现在,他只想赶紧把这一伙客人尤其是那个过于缠人的侦探送走。

然而,就连这么一点卑微的愿望,也没能实现。

在客人们带着手制的陶器,打算离开时,一个中年熟妇从后门走进来,说菊右卫门邀请客人们去家里坐一坐。

说这句话的时候,中年女人的目光始终落在江夏身上,带着一点好奇和打量。

美浓宗之眼角抽了两下,眼不见为净的快步离开。他已经猜到了菊右卫门的想法。

……

每个人都会有一些独特的爱好,菊右卫门这位国宝级陶艺大师当然也一样他对各种离奇的案件很感兴趣,一直关注着相关报道,对名侦探们如数家珍。

前一阵,菊右卫门注意到了江夏这个业界崛起的新星。

他把江夏破过的寥寥几起案子反复看了很多遍,越看越觉得,这实在是个人才,并且认为江夏是一支潜力股,以后一定还能破获更多的离奇案件。

今天下午,发现江夏竟然来了他们的陶艺教室,菊右卫门顿时激动,所以他让儿媳把人请了过来,想近距离追星。

这个邀请听在江夏耳中,就是在邀请他进家里捡鬼,他欣然同意。

既然请了,当然不可能只请江夏一个,其他人也一起跟了过去。

……

到了客厅,参观过一些精美的作品之后,几人在桌边落座。

茶几对面,菊右卫门捋了捋胡须,板着脸,一本正经的给江夏提了不少意见,主题是觉得他破案太快,导致没有足够的悬念和期待感。

然而很快,菊右卫门被他的儿媳揭穿了追星族本质:“爸,现在流行鼓励教育你不如直接说你很看好他。”说着,她翻出一个剪报集,打开朝向江夏,“看,里面全是你破过的案件。”

老头脸色一僵。

江夏凑过去看了一眼,点点头,但心里暗暗感觉不如自己拼的那一本好看。

铃木园子和毛利兰则“哇”了一声,露出了与有荣焉的表情,尽管她们也不知道自己在骄傲些什么。

安室透略感无语的喝了一口茶,感觉自己白警惕了刚才一进门,他就发现菊右卫门看江夏的眼神很奇怪,原本他还在想,是不是江夏哪里露了破绽,导致被这个精明的老人盯上,谁知竟然是因为这种理由……

……

菊右卫门是这个师门的中心,他请来的客人,家里的其他人,当然也得出来见一见。

家里人其实不多菊右卫门和他的师弟美浓宗之一个丧子,一个丧女。

所以除了两个老头,家里就只有三个男徒弟,以及菊右卫门的儿媳。徒弟当中,有一个是美浓宗之的女婿。

徒弟们来到客厅,看到江夏,迫不及待的问:“你选了哪一件?”

下午,菊右卫门决定要请江夏过来做客后,一家人就打了一个赌:用家里最珍贵的陶杯给江夏当茶杯,然后让这个侦探在展厅里选一件藏品当做礼物,赌江夏能不能发现珍宝就在自己手里。

“别急,我还没跟他说。”菊右卫门挥退徒弟,看向江夏,抬手往展柜的方向一示意,“这些都是我的藏品,你可以从中挑一件,当做我送你的见面礼。”

儿媳微笑着对外行们补充:“每一件都是市价不下百万的精品哦。”

“!”毛利兰和柯南一惊,没想到有人会随手送这么贵的东西。

铃木园子对价格反应平淡,她家里有不少价值几亿的玩具被堆放在仓库里吃灰。

不过这种纪念品,给人的感觉还是不太一样,铃木园子凑到江夏耳边,激动的暗暗出主意:“挑个好看的!”

旁边的几个年轻陶艺家看着江夏,露出一点看好戏的眼神术业有专攻,虽然江夏的侦探才能很受菊右卫门赏识,但在陶制品鉴赏的方面,这个侦探八成会抓瞎。

他们忍不住脑补了一下江夏挑了半天,最后被告知手里握着的才是no1时可能露出的惊讶表情。

正想得开心,却见江夏低下头,默默盯住了自己手里的杯子。

徒弟们:“……”

等、等一下……你在看哪呢?!

江夏确实不擅长鉴赏陶器,但他会“预言”。

他记得整间屋子里最贵的陶器,是某一只茶杯。而现在,既然老爷爷专门让他猜,那根据人们爱用的灯下黑理论,那只茶杯,大概正握在自己手里。

安室透也很快看向江夏手里的杯子。

他当然没看过剧透,不过作为一个敬业的情报分子,在这次任务里,安室透收集过不少菊右卫门的情报,而这只茶杯登上过相关杂志它是菊右卫门的得意之作,标价近千万,非常好认。

江夏在几个徒弟汗涔涔的注视下摩挲着茶杯,有点纠结。

他并不缺钱,也不爱喝茶,而且说实话,手里这只茶杯虽然是公认的精品,但颜色过于朴素,不太符合他的审美。

他其实更喜欢柜子上一只花纹独特的陶罐很大,开口还阔,是个种盆栽的好苗子,比起手里这款大概只能种几根蒜苗的茶杯,要实用得多。

江夏纠结的时间有点长。

毛利兰他们一开始还在看展示柜,后来发现江夏和他那个神秘的侦探社老板都在看茶杯,于是也不明所以的回到茶几边,跟风看了过去。

菊右卫门家的人原本想看“外行靠直觉鉴宝的珍贵影像”,却没想到,情况变成了这样。

掌管财务的儿媳更是笑容逐渐消失那只茶杯可是价值千万的珍品啊!之前她看江夏制陶的时候问题一个接一个,像是个外行人,她才没在菊右卫门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制止,谁知现在……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我在少林签到万年 柯学捡尸人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谁能比我惨 全球神祇之开局狩猎精灵女王 绿茵莽汉 从木叶开始逃亡 黄金召唤师 鬼神竟是我自己 冷宫签到八十年,我举世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