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ddxyzs.com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柯学捡尸人 > 第55章 走到哪炸到哪的男人

第55章 走到哪炸到哪的男人(1 / 1)

琴酒和伏特加没认出柯南。

琴酒之前给工藤新一灌下的aptx4869,是雪莉正在研发的药物。琴酒以为这只是一种杀人毒药,不知道它有令人变小的副作用。

总之,在柯南露出“完了我被发现了我要死了我同学可能也要死了”的绝望表情时,琴酒完全没把这个挡路的小孩和工藤新一联系在一起。

他随意挥了挥手,把人赶到旁边,然后穿过走廊,找到一处空位坐下。

柯南呆在走廊中间,好几秒才回过神。

他后怕的看了一眼琴酒和伏特加落座的地方。从那两个人的反应里,猜测黑衣人们不知道药物的副作用,也不知道工藤新一还活着。

想到这儿,柯南得寸进尺的冒出了一个新的想法。

如果能趁机从黑衣人身上偷到毒药,交给阿笠博士研究出解药,然后恢复工藤新一的身份,他就能揭发黑衣人们的罪行,把这群人全都抓走。

在柯南忙着做白日梦的时候,江夏看了一眼自己的怀里。

宫野明美的q版本魂,原本正趴在他头顶看风景。

刚才车一停,她忽然面露惊悚,一个激灵滚落下来,企图往江夏衣服里面藏。

几乎同时,江夏看到小白眼睛一亮,然后这只小鬼抬起手,十分渴望的抹了抹嘴角。

江夏:“……”行了,他知道是谁来了。

江夏所在的位置,正好椅背对着琴酒和伏特加上车的方向,两边互相看不到。

他微不可察的朝小白点了一下头,小白很默契的溜了出去。

几分钟后,它扛着几缕杀气跑了回来。

江夏看了一眼满载而归的小白,陷入沉思:总感觉这一次薅回来的量,要比平时多一点。

杀气溢出了?

今天琴酒又想杀谁?

江夏把“琴酒”和“新干线”两个词加在一起,稍一回忆,有了一点不妙的预感。

旁边两个同学聊天聊得很专注。

江夏趁她们不注意,先把偷来的杀气仔细收好。

然后他把自己的视力,挪到小白身上,开着鬼跑到琴酒和伏特加旁边,把头穿进琴酒拿着的公文包。

包里有一堆复杂的电路,以及炸药雷管。

江夏:“……”

……这么早就开始炸新干线了,不愧是日后要去扫射东京铁塔的男人。

江夏偷窥完情况,操控着鬼从公文包里爬出来。

回座位之前,他顺手拽了拽琴酒身上的杀气。

然后发现完全撕不下来。

……看来小白薅杀气的手法非常纯熟,能薅的都已经薅走了,以后可以放心把这种事交给它。

江夏最后揪了一下杀气,然后收回视力,顺便收回鬼,回忆了一下琴酒炸毁新干线的细节。

组织在这辆车上有一起交易按照约定,琴酒会给对方一些情报,交易对象则会给琴酒四亿现金。

然而,实际上,琴酒给人家的东西,并不是情报,而是一只装了炸弹的公文包,威力足以炸毁一整节车厢。

四亿円他要,交易对象的命,他也要。

江夏估算过炸弹的分量,发现这东西如果真的爆炸,以这辆车的时速,被当场炸死的人,以及后续死亡的人绝对不少。

……这样会生成大量的鬼。

但是,从大规模伤亡里抓鬼的福利,只配强者拥有。

正常的灵媒师,遇到大型事故现场,只会嫌自己跑的不够快把鬼单只拎出来,它们会很听话,首先鬼很馋灵媒师的供养,另外,实力上的压制,也会让它们本能的对灵媒师感到敬畏。

可是,就像奴隶聚多了,一个不好就会在某个突然机智的头目的带领下把奴隶主大卸八块一样……鬼胎和灵媒师也是同理。

鬼聚得过多,灵媒师在它们眼中,反而会变成美味的补品,并被心怀不甘的枉死鬼们迁怒。

江夏理智估量了一下爆炸后的死亡人数,又考虑了一下自己目前的抓鬼能力。

……算了,算了。

变强这种事,果然还是要一点一点循序渐进,才能体会到乐趣。

江夏幽幽叹了一口气,托腮看着窗外,很快敲定了自己的行动方针。

方案a,绝对不能让炸弹在新干线上爆炸。

方案b,稍屑一点如果没法阻止爆炸,那至少爆炸的时候,自己绝对不能留在现场。

不过,稍微一比,就知道a更加合适,也更省力想躲过那么多群聚的鬼,可不是跑出一两千米就完事的,何况江夏还想带着旁边这三个案件收集器……

另外,对江夏来说,处理炸弹的方法有很多种,并不算难。

当然,首先排除拆弹。

拆弹终究是有极限的,并非所有炸弹都能靠“千钧一发的剪线”完美拆除。很多时候,所谓的“拆弹”,其实是指把炸弹从它被固定的地方拆下来,然后带到空旷的地方,让它爆。

而根据江夏透视公文包的结果,琴酒带来的炸弹,显然属于“做出来就没打算给人拆”的那一类狠弹。

它里面加装了各种检测装置,有很多触发诱因。简而言之,太狗了,不好拆。

果然还是直接扔掉比较好。

然而,怎么扔也是个讲究。

首先,肯定不能让本体亲自下场。

交易对象可是组织想杀的人,万一这种行为被组织发现,他头顶肯定又要扣个“叛徒”的帽子。

自保的说法也不成立,因为按照组织的逻辑,江夏作为一个阴险的组织成员,比起拆弹,他更应该在发现炸弹后,露出一抹幸灾乐祸的冷笑,然后伺机飘然离去……

所以只能让傀儡上。

同时,傀儡的行为不能太低调,比如偷摸过去把包换走、丢掉,然后假装无事发生过这种行为也不可取。

炸新干线这种事,组织肯定多有关注。如果届时炸弹没爆炸,组织会疑惑的追查。

而江夏来车站的时候、坐车的时候,从来都没刻意遮掩过自己的存在。组织的情报收集能力,一向忽高忽低,有时候无所不知到像开了挂,江夏觉得不能抱有侥幸心理。

一旦疑心过重的琴酒,知道江夏也在这辆车上,甚至曾经和他处在同一节车厢……

那即使没有任何证据,江夏的嫌疑度也会上升。到时候,谁也不知道琴酒又会脑补出什么东西,这可能影响到江夏平静的捡鬼生活。

综上所述,江夏得出结论让热心的佚名小姐用最高调的方式,把炸弹处理掉。

到时候,组织就算查,肯定也会先查到佚名。

这趟新干线,是不记名售票,查其他人并不简单。组织有了明确的目标,就会顺着佚名这条岔路一路走下去,进而忽略掉其他的无辜乘客,比如碰巧出门旅游的江夏。

在江夏思索对策时,琴酒和伏特加看了看时间,起身前往餐车,找人交易。

柯南发现他们的举动后,偷偷跟上。

他本来想偷看交易过程。

然而,毛利兰发现了柯南鬼祟的举动,把熊孩子提溜回了座位。

途中,柯南试图反抗,但他的武力值和毛利兰完全不是一个量级,只能在路过琴酒和伏特加的空座位时,留下一枚用口香糖包裹着的窃听器。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谁能比我惨 冷宫签到八十年,我举世无敌 绿茵莽汉 我在少林签到万年 黄金召唤师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全球神祇之开局狩猎精灵女王 从木叶开始逃亡 鬼神竟是我自己 柯学捡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