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ddxyzs.com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柯学捡尸人 > 第4章 接近艺人的一百种方式

第4章 接近艺人的一百种方式(1 / 1)

为了拿到想要的东西,江夏需要一个能近距离接触到木下洋子的机会。

他得去摸一把鬼胎。

而从最近几天的节目来看,鬼胎始终盘在木下洋子的手腕上。

如果鬼胎比较弱,或者性情温和,江夏可以采用“抓起来就跑”这种方式,直接把它拐回家。

但要是鬼胎比他想的强……就得先探查一下具体情况,再制定计划,徐徐图之。

江夏查过木下洋子对外公布的行程。近期,她并没有粉丝见面会。

要是直接杀去公司堵人……她们公司的安保还挺强,万一把事情闹大,引起骚动,江夏有进警局的风险。

而身为黑衣组织的成员,“即将进监狱”这种事,等同于“即将被琴酒灭口”。

劳模杀自己人那可真是太熟练了,绝不能给他开枪的机会……

最好还是找木下洋子“私下解决”。

……

山平町,废旧大楼旁边。

木下洋子和经纪人坐在车里,打算等助理取完东西回来,就去赶下一个通告。

这里是木下洋子新戏的片场,热血高校题材的电视剧,导演很写实的选了一处不良们群聚的地方。

以往,不良们跟剧组成员井水不犯河水,非常安分。但今天,情况不太一样。

经纪人看到一群面生的小混混拎着球棒,气势汹汹的在周围乱转,好像在堵人。

在混混们分开搜索的时候,经纪人看到一个形迹可疑,高度疑似混混目标的小帅哥避开人群,快步走向她们的车。

这人正是江夏。

经纪人不认识他。她蹙了蹙眉,猜测这人大概是被堵得没处跑,所以想蹭她们的车离开。她不想插手这件事,打算拒绝。

谁知江夏走近以后一开口,说的不是“救命”,也没有哀求。

而是:“我是最近盯你的狗仔。”

经纪人、木下洋子:“?”

在两人震惊且疑惑的目光中,江夏看着木下洋子,低声说:“姐姐,你打过胎吧。”

说着,他晃了晃手里的一枚光盘,给人一种“这是证据”的假象。

经纪人一怔,迟疑的看向木下洋子。

恰在此时,带头堵人的金毛混混看到了车边的江夏,他嚣张的打了个呼哨,一拧油门,摩托轰然靠近,金毛一棍朝江夏抡来。

江夏偏身躲开。金毛的摩托刹不住,冲出去很远。

江夏往那边瞥了一眼,又重新看向车里,语速变快:

“那些是对家雇的人。我的东西要是落到他们手里,要价只会更高现在帮我逃走,这些资料可以打六折。”

经纪人蹙着眉,其实不太信。

但这时,木下洋子隔着车窗看了看江夏,又看了看堵人的混混,忽然说:“让他上车。”

经纪人一呆,片刻后,她猛一下扭过头:“洋子,你不会真的……?!”

木下洋子音调轻缓,但很坚决的重复:

“让他上车。”

五分钟后。

江夏抱着手里的假资料,一脸乖巧的坐在后排。

木下洋子的车,则正行驶在通往市区的道路上。

经纪人抓着方向盘,烦躁的叼着一根烟冷笑:“胆子不小啊,让你上车,你还真敢上。不问问我要带你去哪?”

江夏也知道自己这事办的有点损,于是很贴心的顺着人家的话问:“去哪?”

“东京湾。”经纪人眼神深邃的吸了一口烟,又幽幽吐出烟雾,无比深沉的说,“今晚,东京湾里又要多出一块水泥了。”

江夏:“……”

他继续端出那种好学生的语气,诚恳道:“你们都是好人,不会这样做的。”

经纪人憋出两个短促的音:“呵呵。”

甩掉尾巴,开上大路以后,经纪人看了一眼江夏,询问他手里资料的报价。

这么大的料,不管是真是假,先把人稳住准没错。

谁知,江夏竟然给了个白菜价,然后很不好意思似的附加了一条要求:

“我能跟洋子小姐单独谈谈吗?跟拍她久了,就发现她有很多迷人的闪光点,现在我其实很欣赏她,不然也不会一直扣着消息不肯出手。”

经纪人品了品他话里的意思,惊了。

狗仔转粉?

而且听这意思,他是想用偶像的黑料,换一份和偶像单独共处的美好时光?

经纪人从后视镜里偷瞄着江夏,心里tui了他一口。

小狗仔想得挺美,还单独谈,给你留下用美色迷惑偶像的机会吗?

她果断拒绝。

但她的队友木下洋子想了想,却说:“可以。”

经纪人:“……”

她差点闯了红灯,赶在压线前重重踩下刹车,恨铁不成钢的从后视镜里盯着自家艺人。

木下洋子坚定的回视。

沉默了十几秒,经纪人移开视线。

……

片刻后,经纪人把车停在一处还算隐蔽的地方,自己下了车:“给你们五分钟。”

然后转向木下洋子:“之后跟我解释清楚。”

说完,她摔上车门。

这种车隔音还可以,江夏看向旁边的木下洋子,坦白道:“其实我没有你的黑料。”

木下洋子没有生气。她往椅背上一靠,很佛系的笑了:“我知道。”

她确实流产过。但是自然流产,那时她抱着生死有命的颓废态度,根本没去过医院。

所以刚才,江夏一拿出“装有证据的光盘”,木下洋子就知道他在无中生有。

但她还是让江夏上车了。

一方面是看这人年纪不大,如果被乱棍打残,实在可惜,想顺手救一下。

另一方面,她有其他事想问。

她看向江夏,犹豫着开口:“你这段时间,真的跟踪过我?”

木下洋子最近遇到了身份不明的跟踪狂,遭受了一系列丧心病狂的骚扰不止恐吓信和威胁电话,那个人甚至进到她家里,擅自移动过她的家具。

木下洋子原本打算雇一个侦探调查,但遇到江夏时,她突然想,如果那个跟踪狂就是江夏,那跟他开诚布公的聊一聊,事情或许能就此解决。

此时,“跟踪嫌疑人”就坐在她旁边,木下洋子也早已措好了辞。

然而话到嘴边,转头对上江夏那双乍一看非常清澈的眼睛,她又有点问不出口。

听说现在的未成年,一个个心灵比鸡蛋壳还要脆弱。

万一事情其实不是江夏干的,自己那么问,感觉像在冤枉人。

要是江夏因此生出“既然你们都觉得我坏那我就真的当个坏人好了!”的念头……

她简直害人害己,罪孽深重。

江夏坐在旁边,眼看着木下洋子欲言又止,止言又欲,过了一分钟,她还是什么都没说。

江夏有点疑惑。

不过,从木下洋子刚才的问句里,江夏倒是猜到了一些情况。

这个世界的很多细节,其实和江夏看过的“名侦探柯南”不一样比如这个木下洋子,以及她很耐看的女经纪人。

但也有更多是一样的。

比如江夏有个叫工藤新一的侦探同学。

再比如工藤新一有一个漂亮可爱,且能一拳凿穿钢板的青梅竹马,这同样也是江夏的同学,名叫毛利兰。

按照江夏的“预言”,再过几天,工藤新一会被琴酒敲闷棍、灌药,惨变柯南。

然后柯南就会搬进毛利兰家的侦探事务所,和毛利兰同居,顺便解决案件。

那些案件里,有一项就是“洋子小姐”关于跟踪狂的委托。

虽然时间上有差异,姓氏也不一样一个“冲野”,一个“木下”。但江夏还是直觉的感到,木下洋子,或许约等于动漫里的“冲野洋子”,并且她也遇到了那个“洋子小姐”所遭遇的事。

经纪人留给他们的谈话时间并不宽裕。

江夏没让木下洋子继续纠结,他主动开口:“你想问跟踪狂的事?”

木下洋子一怔。

自己还什么都没说,江夏就知道了,难不成……跟踪狂真的是他?!

江夏瞥见她受到惊吓似的表情,摆了摆手“不是我。”

木下洋子:“……”嗯?

江夏胡编道:“不过我跟拍你的时候,确实看到过可疑的人。”他提议,“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件事,算是你们刚才救我的谢礼。”

木下洋子看着他,心想,失足青年这是打算从狗仔转行成侦探?

作为一个柯学世界的常驻居民,她觉得,侦探确实能算是一条正路。

虽然对江夏的能力有些怀疑,但是对面的未成年看上去很有干劲,木下洋子不想打消他的积极性。

她于是点了点头:“好。”

反正她本来也打算找侦探解决,现在,有江夏这个亲眼见过“跟踪狂”的人帮忙,说不定能处理得更快。

木下洋子给江夏留了私人手机号和地址。

江夏仔细记好,然后很自然的朝她伸出手,示意握手。

这才是他最开始的目的。

木下洋子并未多想,抬手和他握了握。

本来,按照那只小鬼婴趴的位置,这么一握,江夏正好能碰到它。

但鬼婴似乎很嫌弃江夏,在木下洋子抬起手时,它默默往后爬了一点。

顿时碰不到了。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冷宫签到八十年,我举世无敌 柯学捡尸人 全球神祇之开局狩猎精灵女王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鬼神竟是我自己 黄金召唤师 从木叶开始逃亡 谁能比我惨 我在少林签到万年 绿茵莽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