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ddxyzs.com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第六章 雪山之巅

第六章 雪山之巅(1 / 1)

懵。

这是吴妄睁开眼后的第一反应。

眼前已没了母亲的身影,只有耳旁盘旋的温柔嗓音:

“霸儿,来我住处。”

抬头看去,大帐帐顶破开的大洞、未完全散去的浓郁星光,还有心底清晰的恐惧、有些轻颤的身体,都佐证着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并非虚幻。

星空、神殿、母亲。

“少主,”有侍卫向前提醒,“苍雪大人刚刚现身,让您去她住处。”

头顶传来急促的风声,吴妄抬头看去,看见的依然是漫天星辰,但又感觉这些星辰有些虚幻。

“我坐多久了?”

有侍卫忙答:“回少主,已经三天。”

林素轻也不知自己哪根筋搭错了,小声问:“饿了吗?”

“我虽然没有辟谷,但好歹也修了祈星术,有星辰之力护体。”

吴妄伸了个懒腰,似乎刚才全然无事发生,悠然道:“准备车架,随便弄点东西路上吃,立刻启程去我母亲的住处。”

“是!”

众侍卫齐声应答,大帐附近一阵喧嚣。

林素轻此刻也有些木愣,显然还没从刚才的情形回过神来。

等她心神稳定,已是稀里糊涂被拉上了吴妄的车架,迎着天空中那两条璀璨星河,朝草原深处疾驰而去。

片刻后……

林素轻看着眼前的炉子,以及炉子上烤着的烤灵兽,略感头疼。

这少主的生活,实在是太奢华了。

烤炉上的两只灵兽,三尾、四首、六足,竟是自己只在风物典籍上看到过的灵兽仙子快乐鱼。

啊,那是一个飘雪的午后。

自己抱着书简寻到了师弟,用最为温柔的嗓音说着:

‘师弟你看,北野有这种古怪的灵鱼,竟有三尾、四首、六足,但肉质鲜美,食之可无忧呢。’

‘师姐,若是以后我能捉到这般灵兽,就将它养在你门外的莲花池中。’

‘哦吼吼吼,师弟你莫非对我……’

‘我还要去打坐修行,师姐,我先告辞了,明年见。’

呵,师弟对自己的疏远,从那时就开始了吧。

自己当时还没发现。

“在想什么?”吴妄随口问了句。

林素轻幽幽一叹:“这鯈鱼的传说那般优美,食之无忧、令人忘却忧愁,不曾想,却被你架在这里随意烤了。”

吴妄笑了笑,日常食材罢了。

他第一次看到这玩意的时候,也以为是基因变异不敢食用,后来,也没逃过万有真香定律。

他缓声道:

“如果第一个发现这种鱼的人不去吃它,又怎么会有食之无忧的传说?

传说本身并没有什么感情色彩,不过是解读它的人自以为优美罢了。

来,尝尝。

这东西我已经吃了七八年,虽然奇形怪状,但也没什么毒性。”

林素轻哼了声:“我早已辟谷,而且……这灵兽承载了我此前美好的回忆,自不会吃它半点。”

吴妄笑道:“你就尝一口,多一口我都不强逼你。”

“那……行吧。”

林素轻皱着眉将吴妄递过来的灵兽腿捏在指尖,小心翼翼地凑到嘴边,闭着眼咬了口。

又片刻后。

穿着儒白仙裙、束着云鬓发饰的女修,心满意足地拍了拍略微鼓起的小腹,目中满是对面前这小堆骨架的歉疚。

“也没忘掉烦忧呀。”

“吃的时候是不是忘了?”

吴妄眯眼笑着,伸展开双腿,靠在车架边缘。

他看着即将破晓的东天,以及正前方那已似乎离着不远的雪山,略有些出神。

林素轻此时方才敢问:“少主,不是去见令堂吗?带我过去干什么呀?”

“我母亲住在雪山之巅,带你去是为了解释人域修行法的来源,必要时候让你顶罪,”吴妄下巴对着雪山抬了抬,语气无比自然,“平时只有我爹回王庭时,母亲会回去团聚。”

“原来是这样。”

诶?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那个……”

林素轻看了看左右护卫车架的巨狼骑,嘴唇蠕动、灵识传声,那双眼瞪到最大,眼底满是光亮,像是做贼一般问了句:

“令堂就是传说中人域之外真正的统治者先天神祇吗?”

“不是。”

吴妄的回答颇为果决,想了想,又解释道:

“母亲她是北野当代的七日祭之一,也是我们熊抱氏族的守护者,寿岁跟普通人一样,怎么可能是神灵。

这事,见到母亲自会有分晓。”

林素轻颇为乖巧地点点头,那表情,突出一个吃瓜少女吃到瓜后的满足感。

少顷,她又忍不住开口:“少主,你名字是叫熊霸吗?我听刚才那位、那位仙子喊你霸儿,你们氏族又都姓熊。”

“熊霸是父母给名,太过霸气外露,”吴妄看看自己掌心,淡然道,“我还有个自取的道号,无妄,你称呼我道号就可。”

“无妄?”

林素轻一根纤指环绕着秀发,“也挺普通的,还是熊霸霸气。”

“我可不会三分归元气。”

“哈?”

吴妄抬了抬手,示意自己不想多谈,对着雪山静静出神。

他心底的疑虑和问题,比林素轻多了何止百倍。

自家老母亲怎么会站在星空神的大殿?

林素轻没什么见识,但在北野搜罗了七八年各类典籍的吴妄,却深知这里面的不对劲。

身为北野综合实力排行第二氏族的少族长、北野近万年最年轻大星祭,他能接触到方方面面的北野隐秘。

按北野古老传闻,星空之神早已陨落。

远古大荒的终焉便是先天神祇势力洗牌,只有最强的那一小撮先天神祇活了下来,制定了天地间新的秩序。

可当时,自己母亲眼中的神光……

不安。

吴妄在大荒重活这一世,第一次由心的不安。

……

他们一行刚进入大雪山范围,两只纯白雪鹰从天而降,用它们翼展三丈的身躯,驮着吴妄与林素轻朝雪山之巅疾速飞去。

众侍卫老老实实守着巨狼车架,顺便把守进出雪山的主要路口。

自家氏族的疆域,自是随意折腾。

雪山之巅有一片特殊区域,无论日夜都有极光汇聚;星光隔绝了风雪,也隔绝了日月的光辉。

吴妄并不是第一次来母亲的住处,但这次的心情最为复杂。

他六岁那年,母亲就离开了王庭,搬到了这座大雪山的雪山之巅居住;那时吴妄被告知,母亲要静心参悟祈星术的更高深奥义,不能被人打扰。

此前平均每隔半年,自己才能见到母亲一面,每次相聚也颇为短暂。

现在看来,这事绝对不简单。

母亲如今已有两百多岁,生下自己后的十二年来,容貌从未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祈星术是不增寿元的,便是最强的‘日祭’也只有五六百年的寿岁,身为月祭的奶奶已经无比苍老……

嘹亮的叫声划破了星空的静谧,两只雪鹰平稳着陆,林素轻却紧张地运起法力。

一座小楼静静地立在星空之下。

那道身影就立在楼前,身周神光早已收敛,但依然那般端庄、圣洁,且透着某种难以言喻的威严。

林素轻道心不断轻颤,完全不敢抬头直视这位存在。

“娘!”

吴妄跳下雪鹰,身周环绕少许星辉,在半空飘出数十丈,语调尽量自然地问着:

“想孩儿没?”

楼前的女祭露出少许温暖的笑意,身上那不知什么质地的长裙微微飘舞,又轻轻叹了口气,用轻柔的语调责怪道:

“你怎么寻到了去星神殿的路径?

这般着实太过危险,若不是娘及时收手,你怕是已……当真吓坏了我。”

还是熟悉的嗓音,还是熟悉的语调。

吴妄心底的不安悄然散去,嘿嘿笑着凑向前。

可惜自己已经是个成熟的少年郎,不能再耍赖撒娇。

他背后,林素轻有样学样,自雪鹰背上飘然落下,裙摆飘动间也带着少许脱俗的气质,可惜被那位女神般的身影完全遮住了光芒。

“娘,我来跟你介绍!

这是我新招的家教,人域来的厉害修士,修为高达归元中期。”

林素轻顿时尴尬地抬手扶额,一时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支支吾吾地道了句:

“晚辈林素轻,见过……见过……”

吴妄道:“母亲在北野的日祭称谓是苍翎之雪,一般都被喊做苍雪大人。”

“见过苍雪大人!”

“不必多礼,”苍雪柔声应了句,上下打量了几眼林素轻,“此地风雪颇重,入内说话吧。”

林素轻忙道:“不用不用,我在外面站着就行了。”

吴妄道:“娘,她有修为在身不惧风雪,让她在外面吧。”

“也好。”

哐!

小楼的木门瞬间合合上,只留下林素轻站在风雪中一阵凌乱。

她就客气客气……

哼,这臭少主,让她过来罚站,那她千里迢迢来这里干什么?

小幅度翻了个白眼,林素轻打量着各处弥漫的星光,心底的念头颇为繁杂。

少主的母亲该不会真是传闻中的先天神祗吧?

这也太吓人了。

很快,林素轻放弃了思考,直愣愣地干杵在那,等那个少年回来。

小楼内,却又是另一番情形。

吴妄刚进门时,还没来得及打量着木屋各处的简单布置,自家亲娘就轻轻拍手,宛若沙尘一般的星辉自两人脚下绽放。

少顷,此地已化作一片星空,不见了墙壁、门窗,只有一张小小的木桌,以及两个紧挨着的软垫。

耳旁飘起了悠扬的琴声,星空蕴含着让人流连忘返的玄妙。

苍雪优雅地跪坐在一方软垫上,轻轻拍打着身旁的位置,温声说着:

“快过来让娘看看,最近是不是又长高了?”

吴妄挠挠头凑了过去,保持着三寸距离。

他这怪病,便是母亲接触也不行,一指就晕。

突然有点找不到话题,像是上辈子的青春尴尬期。

且,吴妄心底总是不免浮现出,母亲双目被神光包裹、浑身上下散发出凌冽的威严的画面。

“娘你是……星神?”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从木叶开始逃亡 黄金召唤师 我在少林签到万年 鬼神竟是我自己 绿茵莽汉 冷宫签到八十年,我举世无敌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柯学捡尸人 全球神祇之开局狩猎精灵女王 谁能比我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