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ddxyzs.com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第五章 老母亲【章末插图彩蛋】

第五章 老母亲【章末插图彩蛋】(1 / 1)

“哇”

“噗!”

“咳咳!”

大帐内,两个人时不时低头吐血,场面颇为吓人。

林素轻擦了擦嘴角,身周那浅淡的星辰之力完全散去,可怜兮兮地看着吴妄。

“少主,咱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我一修祈星术就会气血翻腾,修仙不吃血食,也没几斤血可吐,实在挨不住了。

噗!”

“先停吧。”

吴妄缓缓呼了口气,示意林素轻暂时歇息下,喊来侍卫打扫屋子,顺便拿点补血的食物。

怎么会这样?

他在祈星术的基础上修人域修行法,或是林素轻在人域修行法的基础上修祈星术,都是一样的结果。

此路不通,吐血三升。

两者为何不能共存相容?

吴妄努力回忆着此前的诸多细节,托着下巴坐在那,渐渐入神。

是他此前理解出错了吗?

祈星术,祭祀通过对群星之神进行祷告,从而获得群星之神赐下的星辰之力,掌控风霜雨雪与雷霆。

这是祈星术的官方解释。

吴妄对祈星术的理解就直接多了。

天地间存在某种道则,允许生灵掌握星辰之力。

生灵通过祈祷、祷告这类自我暗示的方法,不断强化自己的精神,与星辰道则产生共鸣。

最后借由固定的方式,消耗自身精神,引动星辰之力,释放出不同的祈星术。

这个理解,在此之前都是正确的。

吴妄通过各种方式强化自我暗示,不断磨砺自己的‘神’,很短时间内就掌握了诸多祈星术。

就是强化自我暗示的过程……有一点点羞耻。

大抵,夜深人静披个斗篷、戴个面具站在琉璃镜前,摆一些羞耻的手势,对自己呼喊自己是‘星辰奥特曼’。

当自己由心地确信自己可以强大,就会变得强大。

除此之外,还要辅以各类珍贵的药材与训练。

按吴妄的理解,修仙法术也好、祈星术也罢,归根结底都是用自身的精、气、神,与天地间的法则共鸣。

祈星术侧重的是‘神’;

人域修行法是‘精’、‘气’、‘神’共重,炼精养气、以气化神、以神返虚,成自我之神明,得享悠长寿元。

故,祈星术不增寿元,这也是吴妄为何留下林素轻,且不断吐血也要去尝试人域修仙法的主要动力。

那为何,人域筑基功法与祈星术互相排斥?

不,不对。

似乎是祈星术单方面排斥人域修行法。

吴妄抬头问:“素轻,最先异动的是不是星辰之力?”

“嗯?”

林素轻仔细回忆了下,点头道:“我的气息并未出现混乱,反而是吸引来的星辰之力干扰了我气息运转。

少主,我此前听人说起过北野的祈星术,都说这是一种威力奇大的术法,也颇为神秘,为北野大氏族的祭祀独有。

会不会,是祈星术本身存在某种限制?”

吴妄简单应了声,道:“你离我稍微远些,我探查下因由。”

林素轻依言退去大帐角落,目中带着几分担心地看着闭目凝神,似乎是要进行某种神秘仪式的吴妄。

吴妄突然睁开眼,扭头看着林素轻,笑道:

“咱们是不是,才认识两三天。”

林素轻额头顿时挂了两个问号,还没明白吴妄是什么意思,就见吴妄打了个手势,一群散发着草原男子汗味道的壮汉冲了进来,将她隔绝在角落。

吴妄的嗓音带着少许歉然:

“这是身为氏族继承者的觉悟。”

林素轻嘴角撇了撇,老老实实站在那,表情一度十分乖巧。

她只见

吴妄保持盘坐的姿势,双手连连掐出一些繁复又复杂的手印。

不过须臾,吴妄掌心、肘间、肩头、脊背、双腿,缓缓浮现出一颗颗璀璨的光斑。

一如夜晚星空中的点点星辰。

吴妄嘴唇轻轻开合,少许奇异音节自大帐内回荡,而伴随着这些低喃声,吴妄身周星光大作,他身形竟变得有些透明,体内出现了一条璀璨星河,接连到了不知何处的虚空。

林素轻屏住呼吸,虽看不懂此时发生了什么,但她能感受到这股星辰之力的强横。

堪比自家金丹后期的掌门、不!

这种深邃深远之感,她只在隔壁大宗门那几位头发花白的长老身上感受过!

身前的几名侍卫似乎更为紧张,时刻提防着她有什么异动,这让林素轻略感不自在。

罢了,自己只是路过此地,待六年而已。

不过平心而论,此时不知开启了哪般术法的少主,确实颇为帅气。

半个时辰后。

吴妄身周星光时而闪耀时而黯淡,而他闭上的双眼一直未睁开。

林素轻禁不住揉了揉眼皮,周围侍卫们如铁踏般静静立着。

‘打坐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三个时辰后。

“哈、哈欠。”

一个掩口的优雅哈欠,不禁让林素轻泪眼婆娑,刚想抬手擦擦眼角,前方数名侍卫扭头瞪了她一眼。

而后大帐内的人影依次打起了哈欠。

三天后。

整齐的脚步声中,两队侍卫鱼贯而入,代替在这里值守半天的同伴。

林素轻瞧了眼还在打坐的吴妄,目光在这些侍卫身上晃来晃去。

啧啧,越看越觉得,这些侍卫也都挺不错呢。

不过话说回来……

林素轻略带忧心地看向吴妄,此时吴妄身周星光已稍显黯淡,但在这些黯淡的星光中,时而会显露一些异象。

自虚空中漂浮的石质古殿、于星辰间畅游的异兽、互相搏杀的人影;

诸如此类,不一而论。

这就是修行祈星术的方式吗?

可林素轻隐隐觉得,吴妄此时的状态,略微有些不太对劲。

……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会排斥其他修行法?’

星空中,吴妄的虚影静静盘坐在那,面前似有一片星光串成的珠帘,每一根星光汇聚成的丝线,代表着吴妄所掌握的一种祈星术。

祖母是族内大主祭,他自然缺不了学习祈星术的途径。

此刻,他身形虚淡,指尖捻着一根根丝线,宛若在编织天幕的远古神灵。

吴妄来这个名为大荒的世界已有十二年,花费时间最多的事,就是搜集知识与琢磨祈星术。

他能快速掌握祈星术,并迅速提升自己的‘神’,上辈子的记忆给了他莫大的好处。

不开玩笑的讲,吴妄能在数千志愿者之中脱颖而出,成为唯一指定虫洞探索送死队成员,心理素质绝对过硬,更是经历了几年无比严酷的训练。

精气神之中的‘神’,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身意志力。

就是这份磨砺出来的意志力,再加上祖母和母亲的亿点点相助,才有了他十二岁成为大星祭的这点小成就。

很惭愧,给蓝星老家丢人了。

祈星术等阶划分中,星祭位于祝、大祝、祷、大祷等位阶之上,大星祭仅次于月祭,以及拥有自身封号的日祭。

整个北野日祭不超过七人,月祭已可胜任一方大氏族主祭。

在祈星术的修行上,吴妄一直顺风顺水,哪怕有什么难以领悟的道理,他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大胆设想、小心实践,最终也都顺利克服。

唯独今日,当他想迈出祈星术的范畴,尝试对他而言至关重要的人域修行法,祈星术反过来束缚住了他的脚步。

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就藏在祈星术中。

在吴妄的理解中,每个修行之法的本质,都可以简化为掌握与道则共鸣的方法,与道则取得共鸣,借用道则驱使对应的灵力,从而凝成法术。

星空之力也好,五行之力也罢,终归只是充斥在大荒天地间的‘灵力’。

如果更深入去思考,阻拦自己修行人域修士普通筑基法门的,应当是祈星术背后的那条道则。

星辰的道。

是曾有祈星术一道的强者,为这条道则设下了枷锁?

还是这道则本身就与人域修行法的基础道则相违背?

自己这怪病,到底是不是与祈星术有关?

这怪病的出现和自己接触祈星术的时间几乎重合,虽然祖母和母亲都说祈星术是星空神的恩赐,但吴妄对此一直有怀疑。

去找寻答案。

去理解这条道则。

倘若真的有主宰这条道则的意志,自己是否能通过道则接触到这般存在?

一个个问题融化在心底,吴妄不断尝试进入物我两忘的状态。

与星空相融,探寻祈星术运转的底层逻辑,找寻那条主宰了星空一切的道,将其凝成自身的法。

察觉不到岁月流逝,感受不到乾坤变幻。

星空中有微弱的星光汇入自身,神念在缓慢且持续增强,浑身酥麻麻的,颇为舒适。

这其实是吴妄平日里修行祈星术的常态。

嗯?

吴妄心底突然闪过少许灵光。

若是自己按人域修行法的基础功法,将星辰之力当做吸纳的灵气,让星辰之力在体内周天运转,那岂不是……星辰淬体?

自己好像无意间打开了什么大门。

吴妄挑了挑眉,立刻就要如此尝试,但他刚准备动手,冥冥中仿佛听见了一声无比遥远的呼唤:

‘稳一手少年稳一手’

吴妄嘴角抽搐了下,淡定地闭上双目,双手抱元归一。

这又不是做什么危险实验,他只会用微弱的一丝星辰之力,最多也就气息相冲吐口血,还能出人命不成?

说干就干!

吴妄闭目凝神,轻轻吸了口气,一缕星辰之力自他口中汇入体内,汇聚丹田、游走经脉,试图走过一个小周天。

我有一道融万法,敢叫十日转壶天。

星辰之力宛若溪流,于吴妄胸腔缓缓旋转,飘过诸多关卡,朝丹田汇聚而去。

此法可成?

难道是因星辰的法则与其他法则不能相容,表现为不同的修行体系无法同修?

吴妄死死盯着那一缕星辰之力,越是到此时,越容易功亏一篑。

毫无征兆的,这一缕星辰之力诡异炸散。

吴妄豁然睁开双眼,入目是璀璨星空,面前是星辰串成的珠帘,但在珠帘之中,一缕浅灰色的黯淡丝线正要消散!

就是它!

来不及多思考,也顾不上多想什么,吴妄意念中‘抬手’捏住这丝线,‘用力’一拽。

眼前景象忽然大变,原本平静祥和的星空化作无边流光,前方一片漆黑,又有一粒光束在漆黑中骤然涨大,化作一座恢弘的大殿,耸立在万星之上!

这大殿整体由半透明的星辰玉堆砌而成,只有简单的穹顶、地基以及十二根支柱。

吴妄指尖捻着的黯淡丝线已不知何时消散不见,而他身形悬停在大殿之外,愣愣地看着其中的情形。

此地,蕴含着祈星术的终极奥义;

此地,收藏着星空道则的全部释义;

只是一眼,无边讯息在吴妄心底凭空显现,而他视线突然捕捉到了一道身影,一道站在这座万星之殿正中、如同石塑的身影。

她身着璀璨星袍,手持一杆漆黑色的长杖,此刻竟在缓缓转身,一双毫无神色、被神光填满的眸子已盯上了吴妄。

吴妄歪了下头,瞳孔有点震颤。

这、这、这!?

那女神开口说出一句晦涩难明的语调,吴妄心底却瞬间明白了这话语的含义:

“擅闯圣殿者,死。”

死字未落,那身影手中长杖飞出一道霹雳,对吴妄的神念当头砸来!

与此同时,吴妄所在的大帐上空!

星空深处诡异出现一道翠绿色的雷柱,朝吴妄大帐悍然劈落,大帐之内的众人,甚至来不及发现这雷柱的侵袭,眼看就要灰飞烟灭!

这一瞬!

就这一瞬!

吴妄的神念在那大殿前,吴妄的身体在大帐中,动作一滞、满是疑惑,张嘴喊出一声无比错愕的音节。

就是这声呼唤!

神殿中的身影极快地闭目、睁眼,眸中神光瞬间退却,满是着急地对吴妄张开左手。

吴妄所在的大帐,紧贴着大帐帐顶,一道碧绿色屏障凭空显现,吴妄身前不知何时多了道身影,长发与宽袍还在轻轻飘舞。

林素轻在旁看得呆呆愣愣;

众侍卫却已单膝着地,单手覆在胸口,低头行礼。

吴妄喊出的那个字眼仿佛还在帐篷内兜转,却是一声……

“娘?”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黄金召唤师 鬼神竟是我自己 谁能比我惨 全球神祇之开局狩猎精灵女王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冷宫签到八十年,我举世无敌 柯学捡尸人 从木叶开始逃亡 我在少林签到万年 绿茵莽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