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ddxyzs.com

第 18 章(1 / 1)

第20章回家的路

当晚顾清溪照例学到比较晚, 正好和她头对头的彭春燕也继续看她的武侠小说,两个人谁也不影响谁。

下面的顾红英抱着一本书,有一搭没一搭地看, 最近宿舍气氛不好, 她好像也有心事,懒得说话, 而胡翠花自从回来后就板着脸, 也不学习, 也不睡觉, 就躺在那里发呆。

顾清溪一直做完了一套卷子,这才罢休。

那套卷子, 还是有些题需要琢磨, 但大部分都能有思路了,她自己估摸着,曾经一百分考了八十九分的试卷, 现在估计能考七十分左右, 这对她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学习这种事情,努力了,有进步,以前不会的现在会了,分数肉眼可见地涨,心里会有说不出的满足感和成就感,仿佛前途更加实在地握在手里了,这比多几毛钱或者多吃一个鸡蛋更让人愉悦和充实。

况且在学习的时候, 两只脚还顶着藏在被褥中的热水袋, 那热水袋保温效果真是好,傍晚时候偷偷灌进去的热水, 捂在被子里,两只脚轻轻地靠着,偶尔间会用脚尖把它勾上来,煨在腿上或者腰部,放在哪儿哪儿就暖和。

这时候天已经很晚了,外面雪停了,只刮着大风,疯狂地怒吼着像是要把房子推翻一样,顾清溪也有些累了,便下床倒了一点热水沾着毛巾擦了餐手和脸,又漱口过了,这才爬上床,吹灭了油灯,钻到了暖烘烘的被窝里。

一旁的彭春燕在那里低声抱怨:“这可真冷,再厚的被子也冷,冻死人了!”

顾清溪将身子蜷缩在那里,微微闭上眼睛,享受着这懒洋洋的暖意,竟然觉得格外舒坦,两辈子加起来从未有过的安心。

**************

一夜都是好梦,梦里光怪陆离,醒来的时候,顾清溪躺在被窝里倒是迷惘了好一番。

她想起来自己莫名其妙的重生。

当时被萧胜天接到了他家,住下来,那一夜其实是惶恐忐忑心里又充满了期望,许多想法在心里纠缠着,理不清道不明的,不曾想,睡了一觉,就成了如今十七岁的模样。

也不知道在那个世界,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消失了,去世了,还是怎么着?还有那个世界的萧胜天――

顾清溪深吸了口气,到底是不再去想了,她得爬起来准备上课了。

县一中管理很严格,一般五点半爬起来,简单洗漱后,五点五十分准备集合,六点不到就得出现在操场上,跑步三圈后,再去教室里早自习,早自习完七点,匆忙吃点东西,七点半就开始课前预习,然后八点上课了。

顾清溪的干粮也只剩下一点了,幸好还有一个萧胜天当时给的两个鸡蛋没吃,早餐她给自己奢侈了一把,吃了一个鸡蛋。

鸡蛋很香,一整个上午听课都有精神起来,到了中午时候,又把剩下的干粮和那个鸡蛋都吃了。鸡蛋她是放过去学校蒸笼里热过,绵软的鸡蛋黄散发着热气,在舌尖蔓延开,这是奢侈的滋味。

吃饱了饭,人也更有精神头,顾清溪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去。

其实也没有太多要收拾的,尼龙兜得带着,用二锅头酒瓶子装了一瓶子热水,毛巾包住了,放在书包里,再拿了一本英语书,这样晚上可以在家看看。

回去的路很长,二十多里,没有洋车子得自己走,顾清溪轻装上阵。

彭春燕一下课就往家溜了,好像去她舅舅家了,胡翠花也不见人影,宿舍里只有顾红英。

顾红英家距离顾清溪家不远,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看了一眼顾清溪,欲言又止。

她不说,顾清溪也就不问。

如果是以前,既然大家距离不远,肯定相约着一起走了,不过现在宿舍里关系冰冷僵硬,顾红英又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整个宿舍心思散着,谁也没那心情了。

顾红英看顾清溪要走,到底是叫了一声:“对了,清溪,和你说个事。”

顾清溪停下脚步:“什么事?”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心思吧,顾红英也有,至少她并不是如今看起来这么单纯朴实的样子。

顾红英望着顾清溪,为难地看着顾清溪,过了好一会,才说:“我被人家搜出裤衩的事,你别告诉村里人可以吗?”

顾清溪有些意外,眉尖轻动。

顾红英的脸却涨红了,低下头去:“就是那天,那个人搜出来我的裤衩抖擞……”

顾清溪:“……”

她以为是天大的事,以至于她这几天心事重重,敢情是因为这个。

后来的顾红英可不是这样的人,她出国旅游,打扮时髦,甚至还学会了穿着比基尼走在国外的沙滩上。

顾清溪点头:“我当然不会说。”

顾红英:“谢谢你!”

说着,她抹着眼泪道:“我家里想让我别上学了,让我赶紧嫁人,说有个男的,人不错,让我回去相亲,说人家能给不少彩礼。”

顾清溪听到这话,沉默了。

她想起来了,上辈子,顾红英也遇到过相亲的事,当时她还鼓励她来着,告诉她虽然家里重男轻女,但自己学习还算不错,将来就算考不上大学,也能考上大专甚至于中专,考上中专,回来就是吃商品粮的,让她坚持坚持,怎么着也得熬过去这一年多。

她费了很多口舌,总算鼓励了顾红英,顾红英鼓起勇气和家人斗争了一番,算是勉强落在了学校里。

之后顾红英家里给她的干粮不太够吃,她还曾经在她最艰难的时候,把自己的粮食分享给她。

可是等顾红英考上了大学,进城了,在顾清溪困难的时候,她可没有伸出过援手。

这一个宿舍每日相处的三个舍友,后来和顾清溪保持着不错友情的也就是彭春燕罢了。

顾红英眸中有着黯淡的挣扎:“清溪,我,我该怎么办……”

顾清溪默了好一会。

现在的顾红英重新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她处于纠结徘徊中,她需要一个外力来推她一把,帮她做一个抉择。

顾清溪望着顾红英,神情轻淡:“也只剩下一年半了,熬一熬,也许就熬过去了,放弃了,那就是永远没机会了。”

说完这个,她就走了。

上辈子她帮了顾红英,顾红英开始自然是感激,她说顾清溪是她精神上的依赖,她要跟着顾清溪一起努力考大学。

后来顾清溪没考上,顾红英考上了,顾红英再看顾清溪,那就仿佛这辈子才认识顾清溪一样,好像终于看清楚,身边的人不过尔尔。

重来一次,顾清溪没那种真情实感去劝别人,却也不忍心落井下石鼓励她去嫁人,只是淡淡一句,剩下的交给她自己吧。

一个人走在路上,脑子里还是不由去想,如果顾红英就是那个替了自己高考成绩的人,自己就是养虎为患。

不过复又一想,至少现在还没发生,她不可能在别人站在悬崖边徘徊的时候把别人往坑里推。

人做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是了。

走出县城后,便见路上三三两两的,都是低着头费力地走,还有骑着洋车子的,噗通噗通地摔。

顾清溪用戴着手套的手擦了擦鼻子,鼻子酸疼,两只脚也仿佛结冰了一样,没有知觉。

她寻了一根木棍,艰难地走在这布了一层冰的路上。

越是往家走,这路越窄越难,来往的行人就越发不见了,偏偏这个时候天又阴了起来,冬日凛冽刺骨的风铺天盖地而来,银灰色的云在上方涌动,暗沉沉地压下来,而田野里回想着的呼啸声,更是让人心里发毛,仿佛世界已经是末日,而自己是孤独地落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一个人。

风越发肆虐,如同一把把锐利的剑,身上的棉袄根本无法抵挡这些,顾清溪甚至觉得自己身上好像什么都没穿,就那么直面这刺骨的风,脸上更是疼痛难忍,喘气都变得困难起来。

她拼命地裹紧了棉袄,在旁边哆嗦着捡了一些枯枝来绑在收纳布鞋上增加摩擦力,之后便试着跑起来。

这样竟然真得有效果,并不会摔倒,而且人跑起来,便不会那么冷了。

谁知道这么跑了一段后,那树枝到底是不顶用了,脚底下一滑,她整个人几乎飞起来,收势不住,直接擦倒在了路边。

道路边是一条沟,夏天估计是用来给旁边庄稼浇水灌溉的,现在里面堆满了枯叶和雪的混合物,那些都已经上冻了,刺得人手脚生疼,是浸入骨髓的冰冷。

顾清溪躺在那里根本没法动弹,冷和痛犹如薄丝一般伸展在浑身各处,稍微一动便牵扯着各处的筋脉。

这里竟然是一片乱坟堆,枯枝败叶,老鸹发出凄厉的嘶鸣声,顾清溪的脸紧贴着沾了冰碴子的枯叶,静默地听着风声,风回荡在田野间,怒吼着要将人撕碎吞噬。

顾清溪突然有些泄气,也觉得委屈,她不想动了,想躺在这里哭。

好冷,冷得浑身打哆嗦,肚子里也饿起来。

其实她的粮食根本不够吃,一直都只能吃七分饱,不过想着自己是姑娘家,又不需要那么多体力,自己可以忍一忍罢了。

毕竟家里光景实在不好,爹娘供自己读书,其实已经给家里不少负担了。

想到爹娘,她到底是咬牙挣扎着爬起来。

爹娘嘴上不说,眼里都是期望,便是嫂子那里,供着这个小姑子上学,心里还能没个念想。

她如果能考上大学,一切顺遂,家里有个指望,一切也许就能慢慢地扳回来,她就这么倒在这里,那重活一辈子为了什么,为了让爹娘遭受丧女之痛吗?

她趔趄着用冻僵的手捡起书包,摸了摸里面的酒瓶子,万幸没有摔碎,只不过水早就冰凉,只是没结冻罢了。

她掏出来,给自己灌了一大口,冰冷的水入了喉咙,进了胃里,让人打了一个激灵。

顾清溪深吸口气,拾起来树枝拐杖,拄着就要继续往前走。

天早早地黑了下来,周围寂静得可怕,绝望而迷茫的孤独伴随着饥饿,狠狠地绞动着顾清溪的心。

顾清溪拼命咬着牙不让眼泪落下来,其实这点事算什么,她还有那么多事要做。

天黑了也不怕,就是这么一条路,早晚能走回家。

拖着冻僵的腿脚,顾清溪机械地往前走,狂风中夹着雪花,她几乎看不清一米外的景象,只能凭着感觉,自己大概走到了哪里。

谁知道正走着间,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哭喊声。

“哈哈哈,媳妇,媳妇,我的媳妇――”

顾清溪一愣,之后顿时明白了,是那个疯子。

以前上学路上,看到过这个疯子,穿着露棉花的破棉袄,毛躁着头发,见到路过的姑娘就喊那是他媳妇,据说家里兄弟好几个,他是老大,后来几个弟弟都娶上媳妇了,就他年纪大被耽误了,为了这个难受,就疯了,天天路上看到一个姑娘就说人家是他媳妇。

上辈子,他好像欺负过一个女孩子,后来那个女孩子只能随便嫁了一个四十岁的老光棍。

顾清溪屏住呼吸,不敢动,她怕疯子发现她。

真发现了,会怎么样,她不敢想。

但是疯子到底是向她这个方向过来,嘴里依然怪叫着,头顶的老鸹呱呱地响,听着}人。

那疯子眼看着就要走到她跟前了,她懵了,攥紧了拳头,也不管摔倒了,抬起脚就要跑。

但是那疯子速度倒是快得狠,竟然扑过来抓住她。

嘶吼的风雪中,顾清溪清楚地看到了疯子眼中闪着的渴望和欢喜,他紧攥着她的胳膊,大喊:“媳妇,媳妇!”

顾清溪吓傻了,她怎么也不能让这个疯子□□自己。

急中生智,顺手从侧背着的书包里掏出来酒瓶子,狠狠地砸向了那疯子。

酒瓶子“砰”地一下应声而碎,已经凝成碎冰的水浇在疯子头上,血也跟着飞溅出来。

疯子一愣,手底下也跟着松了。

顾清溪顾不得别的,撒开脚丫子拼命地狂跑。

身后,疯子也反应过来,嘶吼着大叫着去追顾清溪。

顶着狂风,前面仿佛有一堵墙般艰难,风夹着冰雪割在脸上,顾清溪浑身已经没有知觉,她只知道自己必须跑。

然而疯子到底是男人,而此时的顾清溪已经体力不支,很快那疯子就追上,险些抓住顾清溪后背的棉袄。

顾清溪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只能告诉自己,不能被抓住,不能被抓住,难道重活一辈子,就是来这里被一个疯子□□身体吗?

她尖叫一声,疯狂地扑打,发疯了一样继续跑,她也不管路了,更不知道什么是冷什么是饿,就是跑,跑,跑。

跑了也不知道多久,她撞上了一个人,当时越发吓到了,爬起来就跑,那人却捉住了她的胳膊。

她拼命地踢打对方。

那人却喊道:“顾清溪,是我。”

她这才慢慢地缓过神来,看过去,认出来,竟然是萧胜天。

萧胜天盯着她狼狈的样子道:“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顾清溪眨眨泪眼,委屈得不知道说什么:“疯子,疯子……疯子追我……”

萧胜天皱眉 ,脸黑得厉害:“他欺负你了?”

这时那疯子的叫声已经隐约响起在风中,且好像越来越近了,顾清溪瑟缩了下,点头:“嗯……”

声音弱得像一只寒冬里找不到家的幼鸟。

萧胜天眸中泛起冰寒,他攥了攥拳头,声音压抑:“没事,没什么大不了,你等着,我给你――”

说着这话,疯子已经跑过来了,他大喊大叫,满脸兴奋:“媳妇!”

萧胜天铁青着脸,一拳头直接凿过去。

疯子惨叫一声,之后扑过来撕打萧胜天。

萧胜天又是一记拳头,对着疯子的肚子打,疯子挣扎,匍匐再地上,他还是不放过,将那疯子提起来,反剪了,用膝盖狠狠地去撞疯子的肚子。

疯子惨叫连连,头破血流,被萧胜天揍得犹如一块破枕头。

顾清溪慢慢地反应过来,连忙过去阻止萧胜天:“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萧胜天有远大的前途,他还有那么多的路要走,不能在这么年轻的时候背负一条人命为他的光明蒙上阴影。

萧胜天眉骨凌厉,眸中泛着狠冷,撇嘴一笑:“我就是要他的命。”

顾清溪吓了一跳,她觉得现在的萧胜天像一头嗜血的狼,白牙森森,会吃人。

不过看着萧胜天一拳头几乎打歪疯子的鼻子,她到底是扑过去挡住:“不行,真得不行,你放过他吧,他只是疯子,不懂事,不能真要他命!”

萧胜天哪里肯停,还要打,那疯子被顾清溪这么一拦,惨叫了一声,连滚带爬地跑了。

寒风肆虐咆哮,萧胜天攥着拳头站在那里,大口喘着气,咬牙切齿地道:“就这么放过他?”

顾清溪被他吓到了,不过还是小声说:“他已经得到教训了。”

萧胜天像一头暴躁的狼,气急败坏地一脚踢起地上的雪:“不够!等着,我饶不了他!”

顾清溪咬着唇,不说话。

萧胜天看看她,乌黑的发凌乱地扑打在那白净的脸颊上,脸颊上还一道血印子,但她就那么咬着唇,睁着那清澈倔强的眼睛望着自己。

他终于挫败地抹了一把脸:“走,我先送你回家。”

顾清溪挣扎着起身。

萧胜天看着那纤弱的身影,抬手将自己身上的大棉袄脱下来:“给你裹上。”

顾清溪:“不要!”

萧胜天:“你想冻死吗?”

顾清溪:“我就是不要!”

萧胜天:“你嫌弃我?”

顾清溪:“就是不要!”

萧胜天挫败地收回来,自己胡乱裹上,之后从包里掏出来一个水壶:“给你喝几口。”

顾清溪接过来,对着水壶仰脸喝了一大口。

火辣的液体滚入喉咙,她距离地咳嗽起来,咳得脸都红了。

“这是酒……”顾清溪含着眼泪,颤抖着说:“白酒……”

她这辈子从来没沾过一口酒,哪知道竟然这么辣这么呛。

“给。”萧胜天又从包里掏出来一个东西,是用纸包着的。

顾清溪闻到一阵诱人的肉香,还没来得及多想,那东西已经塞进了她手里。

她看了看,是一只烤雀儿。

农村到处都是的野雀儿,有些孩子会用箩筐支了,下面放几粒棒子粒来捉雀儿,不过雀儿并不好捉。

雀儿没几两肉,但此时顾清溪闻着,真是香,香得肚子咕噜噜地叫。

“吃了,不然走不回家,还有十里地。”萧胜天单腿微弯,蹲在一旁说。

顾清溪看了一眼萧胜天。

风雪扑打着那张年轻冷硬的脸,他抿着唇,眸光格外冷毅,是说一不二的气势。

她没再拒绝,也没矫情什么,低下头,默默地啃着那烤雀儿肉。

确实饿了,肚子里空空如也,况且刚才那么一番疯跑,更是体力透支。

萧胜天一定会带着自己回家,自己不吃,没力气,最后还是拖累他。

顾清溪开始还能小口吃,后来就顾不上了,她甚至用手将上面的小骨头掰下来,贪婪地吮吸上面残留的肉渣。

吃到一半的时候,顾清溪要将剩下的给萧胜天:“你吃――”

然而萧胜天根本不理会,却径自把刚才的酒重新递给她:“再喝几口。”

顾清溪有些犹豫。

萧胜天:“御寒。”

顾清溪接过来,咬咬牙,闭上眼,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依然是又辣又呛,不过白酒下肚后,肚子里确实**暖和,很快身上也仿佛有了热意。

萧胜天又逼着她把剩下的半只烤雀儿吃光了。

“走吧,我送你回家。”

他起身,这么说。

顾清溪心神一个恍惚。

一直以为年轻时候的萧胜天吊儿郎当,其实并不是。

他说出这话的时候,铿锵有力,沉稳得让人忍不住想依赖。

一如二十年后,那个在电话里对求助的她说“我这就过去”的萧胜天。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今天也要花光大佬一百亿 快穿之我想重新穿越 斗罗大陆之阴阳裁决 超级神壕的系统 山村小神医 全音阶狂潮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从无限签到开始当神豪 终极透视眼 桃运圣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