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ddxyzs.com

第 11 章(1 / 1)

第9章县图书馆

是谁冒名顶替了自己,这是顾清溪心里一直存着的疑问,她知道如果不想办法排除这个隐患,哪怕重活一辈子的自己拾起曾经的课本知识重新考一个好的分数,怕是依然要走上辈子同样的命运。

她当然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背负了全家人的期望,落败,遭遇到的难堪,几乎是不愿意去回忆。

只是那个人到底是不是顾秀云?

顾清溪思绪晃了晃,逼着自己先不去想了,距离高考还有一年多,人家未必现在就筹备这件事了,自己想多了也没用,还是得到时候见机行事,现在最主要的是先把学校的知识补一补,不然期末考试考得太差,她先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到了第二天,上完了一上午的课,大家都奔向厨房,大厨房里热气腾腾,偌大的蒸笼里五颜六色的尼龙兜,尼龙兜里是用笼布包着的窝窝头。

大家都向先找到自己的干粮,拼命想挤进去,顾清溪自然是挤不进去,便在外面等着人家拿了后,自己再去捡自己的,反正自己里面也就放了一个半窝窝头,怕是没人会眼馋。

正在那里等着,就听到旁边一个声音说:“清溪,这是你的吧?”

这声音传来,顾清溪下意识看过去,竟然是孙跃进,同样十七岁的孙跃进。

她后来见过三十八岁的孙跃进,已经是某个体制内部门的领导了,前额头发少了许多,肚子也有些鼓,西装革履的,是酒场上的干将。

乍看到这个青涩的孙跃进,顾清溪倒是没什么惊讶的,她笑了下:“谢谢你,是我的。”

孙跃进把东西递给她:“周末回家了啊?”

顾清溪点头:“嗯。”

孙跃进:“我问了别人,别人这么说。”

顾清溪:“哦。”

如果是曾经的顾清溪,怕不是格外珍惜和孙跃进说话的机会,但是现在,她只觉得无聊,看着年轻的孙跃进,好像看到了后面几十年的岁月。

孙跃进好像感觉到了顾清溪的冷淡,忙说:“你是不是有事?”

顾清溪抬手:“我饿了,打算回去吃饭。”

孙跃进:“那,那你赶紧回去吧。”

其实如果天气不是很冷,很多同学就不会宿舍了,会在厨房外面随便找个地方坐在那里把干粮吃了,但是现在太冷了,大家还是得回去,喝口热水啃自己的干粮。

顾清溪转头就走。

孙跃进有些不敢相信,满脸失落,最后还是喊住她:“清溪,你——”

看在曾经热水的情面上,顾清溪回头:“嗯?”

孙跃进:“对了,你的笔记能借给我看看吗?你的笔记一直记得好,我想参考下。”

顾清溪沉默地看着孙跃进,过了一会,才说:“对不起,我最近也打算好好复习下前面的,正好在用笔记。”

孙跃进皱眉,说:“那好吧。”

顾清溪没再理会,转身提着自己的尼龙网兜离开了。

走了几步,恰好碰到彭春燕和另外几个女同学,大家打了招呼,各自回宿舍了,彭春燕拉着顾清溪的手,冲她挤眉弄眼地笑:“这是怎么了,他找你借笔记,你怎么不给她啊?”

彭春燕口中的那个“他”自然是孙跃进。

顾清溪:“我确实要用啊,想借也没法借。”

彭春燕却歪着脑袋打量她,之后噗嗤一声笑了:“这可真是奇了怪了,你没看到,孙跃进刚才那脸色,被你拒绝,怕不是难过死了。”

她留着齐刘海,乌黑的眼睛,笑起来灵动可爱,这让顾清溪心情大好,笑着道:“有什么奇怪的,笔记这个,我自己也要用,当然是先紧着自己。至于别人怎么想,我也顾不得了。”

顾清溪顺便问起来彭春燕图书馆的事,刚才孙跃进的话题算是过去了,彭春燕也就不再提了,当下两个人回去宿舍,赶紧就着热水和咸菜吃窝窝头。

顾清溪又从床底下扒拉出咸菜条来,那还是上次她从家里带来的,彭春燕则是拿出来她家的腌洋姜,两个人还互相尝尝对方咸菜的味儿,很快吃光了。

喝了一些热水后,不敢耽误,彭春燕赶紧带着顾清溪过去县图书馆。

彭春燕舅舅是一个戴着眼镜的矮个子,四十多岁,穿着棉大衣窝在门口,露出苍瘦的脸和脖子,看上去瘦弱惨白,顾清溪隐约听说过,这位也是一个文化人,以前当老师上讲台,后来闹乱子时候,遭罪不少,现在算是平定了,但是身子不好,上不了讲台了,便把他放在图书馆里,算是照顾他身体不好做一个闲职。

彭春燕舅舅人很好说话,见到外甥女和同学来了,招呼她们进来,又把那图书馆们关上,探头探脑往外看,确认没人,这才放心。

顾清溪看着这个,心里明白,这是以前落下的毛病,被打怕了,总觉得别人会来抢书烧书。

当下两个小姑娘蹑手蹑脚地进去,挑选自己喜欢的书。

彭春燕一过去便走向了文学那一排,那是她的最爱,她总是能在里面挑到一些小说比如柳青的《创业史》,比如矛盾的《白杨礼赞》等。

顾清溪却跑到了杂艺那一列,找了一番,竟然真让她找到一本关于编织的,不过并不是芦苇编织,而是柳条编织,叫做《劳动技巧——民间编织智慧》。

顾清溪打开后,粗略看了看,和后世萧胜天和县里合作建厂后编织的那些自然是不如,没那种时尚感和国际感,也不够精致,不过总归比现在哥嫂编织的要好多了,如果能做出来,拿到城里去卖,应该是能卖钱的。

她将这本书放在一旁,又去翻找别的,她想找几本参考书学习。

翻了一番,多少有些失望,才刚放开高考,这个时代并不流行后世的参考书测试卷和刷题,更没有五花八门的辅导用书,学生们能参考的东西太少了,要想找点额外的资料并不容易。

最后她又去别的书架上找,竟然在报刊那里面找到了陈景润先生主编的《数学季刊》还有一些物理化学相关的杂志,她如获至宝地拿出来。

正打算将这些拿给彭春燕舅舅看,彭春燕却跑过来了,她两眼发亮,小声说:“清溪,你看我找到了什么!”

说着,拿出一本书的封皮给顾清溪看。

顾清溪扫了一眼便知道,这是金庸先生的《射雕英雄传》了,当下看了也是心惊:“你从哪儿看到的?”

她隐约记得金庸的小说是八十年代初传入大陆的,但是并没想到竟然这么早,而且在这小小的图书馆竟然有了。

彭春燕神秘兮兮地笑:“就是那边,这个很稀罕的样子,好像还是台湾那边传来的。”

顾清溪:“你可别拿这个进学校,被人发现了不好,再说我们犯不着读这个,以后有的是时间读,现在还是紧着学习吧。”

如果能顺利考上大学,再认真研读金庸先生也可以啊。

当然了对于顾清溪来说,金庸的那些书她早看过了,无聊的时候电视剧都滚了几轮,也没什么新鲜的了。

彭春燕却爱不释手,根本不舍得放下。

拿着这些书过去彭春燕舅舅那里登记的时候,彭春燕舅舅扶好了老花镜,仔仔细细地看给她们登记好了书名,他还特意多看了一眼顾清溪的书,之后对彭春燕说:“春丫头,你多学学人家清溪。”

彭春燕自然不以为意,她眼里泛着光,一看就急着回宿舍看那本金庸小说。

离开图书馆后,时间已经不多了,两个人匆忙往外走,路过国营面馆的时候,里面飘出来牛肉面的香味,彭春燕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馋死人了,等以后咱有钱有粮票,也得吃这个。”彭春燕感慨。

“好好学习,考上大学,以后还怕没这个吃?”顾清溪还是觉得彭春燕拿金庸小说不太好,万一着迷了呢,这不影响学习吗?

彭春燕听着这个,当然不当回事,却拿眼使劲地往面馆里瞄。

顾清溪觉得好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谁知道一眼便看到了里面一个熟悉的人。

正是萧胜天,他坐在面馆里,在那牛肉面的热气腾腾中,正和对面的一个人说话。

顾清溪愣了下,想着他昨天说来县城找朋友,看来真是了。

她甚至隐约看出,坐对面的那个人很眼熟,后来好像还是挺大的一个官。

正想着,恰好萧胜天扭头看过来,他自然也没想到他在这里,也是一愣,之后便定定地看着她。

顾清溪脸上泛起薄烫,牵着彭春燕的手,赶紧就要溜。

谁知道萧胜天却跑出来:“顾清溪。”

他这么喊她。

三个字这么喊出来,声音紧绷,既生疏又有种别样的亲密。

彭春燕愣了下,看看萧胜天,看看顾清溪,笑了:“你们认识啊?”

顾清溪:“没啥,隔壁村的。”

萧胜天这才看到还有彭春燕,也是怔了下,束手束脚地站在那里,竟然仿佛有些不自在。

彭春燕噗嗤笑了:“你们说话,我可着急呢,先回去了。”

说完人已经溜走了。

只剩下顾清溪一个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萧胜天看着她:“我,我喊你,是有个事想问你。”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斗罗大陆之阴阳裁决 桃运圣医 超级神壕的系统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终极透视眼 今天也要花光大佬一百亿 快穿之我想重新穿越 山村小神医 全音阶狂潮 从无限签到开始当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