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ddxyzs.com

第 6 章(1 / 1)

第6章受委屈了?

此时的萧胜天浑身带着一股未曾驯化的野性,怕是谁也想不到,二十年后,他眉眼间的不羁尽数沉淀成了名贵西装之下包裹的从容和笃定。

顾清溪就这么望着眼前面庞还带着青涩的萧胜天,却想起来后来那个。

那个自己一通电话便匆忙而来,二话不说要帮自己查清真相的萧胜天。

十七岁的年轻姑娘不会懂这些,她以为日子很长将来很远世界很美好,她不明白到了落难的时候别人肯伸出一把手有多难,但是经过了许多事的顾清溪自然懂。

顾清溪定定地看着萧胜天,其实那天晚上,住在了萧胜天家里,她是有些话想问问他的,还有自己那被顶替高考的事,到底怎么样,她也想知道。

顾清溪闭上眼睛,她甚至想起来在飞机上,萧胜天那萧条刚硬的侧颜。

明明地位那么显赫的一个人,竟好像有许多的心事。

他说,你觉得我一把年纪了,还来得及吗。

顾清溪想起那句话中的艰涩和落寞,眼泪便慢慢地充盈了眼眶。

萧胜天也在看着她。

看到她这样,他皱起了眉头,盯着她好一会,才说:“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顾清溪别过脸去,抬起手,抹了一把眼泪:“没事。”

萧胜天却长腿一伸,从洋车子上方跨过来,那洋车子便直接支在泥地里了。

之后他走近了,低头凝着她。

同样十七岁的年纪,他却长得极高,是可以低头俯视她的。

“没人欺负你,那你怎么哭了?”说着,萧胜天看向她手里:“你是要去学校上学,怎么没骑洋车子,也没人送你?”

顾清溪抿起唇,看向别处,此时天渐渐暗了下来,远处的村庄越发黯淡遥远。

她低声说:“没有,是我自己想走路去学校,锻炼锻炼……”

萧胜天当然不信:“天都要黑了,你一个年轻女学生,拎着这么多东西,一个人跑到这荒郊野外锻炼,锻炼得掉眼泪了。”

顾清溪:“我不是委屈得哭,我就是——”

萧胜天好整以暇,吊儿郎当地看着她,嘴里的狗尾巴草一翘一翘的:“你就是如何,说?”

顾清溪:“我就是看到你,突然觉得……”

是突然想起来重生前的那些事,那个在关键时候稳稳地扶住自己臂膀的男人。

萧胜天墨黑的眉轻耸,说出的话就带了些嘲意:“怎么,看到我吓哭了?”

顾清溪听他这话,倒是想起后来的那个萧胜天,那个成熟稳重体贴,言谈间总是让人感觉舒服谦逊的萧胜天。

她抿唇看着他,又觉得心酸,又觉得好笑,最后竟然忍不住真得笑出来了。

在这苍茫朦胧的郊外土路上,吸一口气进了喉咙里都是刺骨的寒,清灵隽秀的女学生脸颊上尚且挂着一滴晶莹的泪珠,却在猝不及防间,就那么抿唇一笑。

笑得含蓄,笑得恬淡,徐徐绽放,人淡如菊,看得萧胜天一愣。

萧胜天定定地看着她,过了好一会,才道:“那你又笑什么……”

只是声音再不像之前,甚至带了几分别扭。

顾清溪抹去了脸颊上的眼泪,咬着唇说:“我心里高兴,高兴不能笑吗?”

萧胜天:“为什么高兴?”

顾清溪看他一眼:“不告诉你!”

这话颇有些赌气的意思了。

萧胜天看着她,墨眉轻耸,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上车。”

顾清溪:“干嘛?”

萧胜天已经利索的一脚将那洋车子撑子踢起来:“不上车,你自己靠脚走?累死你也走不到县城!”

顾清溪便不说什么了,她乖乖地上去了他的后座。

她一坐上去,自行车就感觉到了重量了。

萧胜天挑眉,微微侧首:“你是不是很重?该不会把洋车子压坏吧,这可是我借别人的。”

顾清溪一愣,之后脸上有些泛红,她当然不重,她瘦着呢,她还没听人说过她胖!

再说家里光景不好,营养差,怎么可能胖!

她只好喃喃地说:“没有吧……”

她没被不熟悉的人骑洋车子带过,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压坏自行车。

萧胜天却笑了:“给你开个玩笑,你还真信?”

顾清溪一听,就有些羞恼成怒了:“你别乱说话!”

萧胜天眉眼间依然泛着笑,他侧首看着路边的枯树,听着小姑娘那略有些娇嗔的话:“好,当我胡说。”

于是他长腿一撑,踩着洋车子往前骑。

他这么骑起来,顾清溪手里的尼龙网兜便跟着荡啊荡的,一不小心,就碰在了萧胜天的大腿侧面。

“你在拿什么打我?”萧胜天突然这么问。

“我没打你,那是干粮。”顾清溪有些窘迫地将那大尼龙网兜抱在怀里:“刚不小心碰到你了。”

“这是一周的干粮?”

“嗯。”

顾清溪是星期天晚上出发去学校,她要在学校住校六天,星期六下午出发回家,六天的时间,都要靠着这一兜子干粮来过活了。

这么一大兜子,一共是十五个,一天能吃两个半。

“够吃吗?”

“够啊!有时候还会剩下。”顾清溪节省,她尽量少吃一口,尽量多喝学校的热水,能省一点是一点,这样下一周回家可以少拿一些了。

“给我。”萧胜天单手握着车把,另一只手伸到后面。

“什么?”

“给我。”顾清溪莫名所以,不过还是把怀里的大尼龙网兜给他了。

萧胜天直接挂在了车把上。

顾清溪看着,小声说:“谢谢。”

他是一个极好的人,现在是,以后也是。

尽管她没有机会知道那个冒名顶替她的人是谁就重生了,但是她还是真心感激他。

萧胜天:“不生我气了?”

顾清溪:“我没生你气啊——”

然而这话刚说完的时候,她就明白了。

突然就记起来,前两个月,那个时候天还没这么冷,河里也没上冰,她挑着一担子芦苇路过河边,却听到了河里的水声,不经意间看过去,却见到他在河里游泳。

太阳之下,成片的芦苇被风吹得低伏下来,绵软的沙沙声温柔至极,银白的芦花美得像一首诗,晶莹的水花四溅而起,男人强健有力的胳膊时隐时现。

顾清溪当时羞得不行,连忙躲开视线不去看。

可谁知道,他却停了下来,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在那晶莹水花之中,笑着叫她的名字。

而且是不带姓的那种叫,好像他和自己多熟似的。

当时顾清溪都要气死了,觉得这人就是在耍流氓!

她咬着唇,连瞪他一眼都不敢,抬脚就要走人。

可她刚走了两步,他竟然笑着说道:“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顾清溪当时脸上腾得就像火烧一样,通红通红的。

这真是故意耍流氓了!

也就是现在,外面没人管事了,要不然他这种,都可以去生产大队告,去公社告,说他耍流氓直接抓起来了。

顾清溪咬牙切齿,气得担子都跟着晃了晃,但也不敢说什么,匆忙离开了。

当晚顾清溪自然气得不行,不过也没敢和家里人说。

萧胜天这个人,之前家里成分不好,为了这个也受穷遭罪了,前两年他唯一的奶奶也没了,家里就剩下他一个人,现在长到十七岁,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顶着一头桀骜不驯的黑发和张狂放肆的拳头,想怎么样怎么样,别说大队干部,就是之前的公社干部都忌惮他,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哄着让他该干嘛干嘛。

他却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今天跑去县城找人喝酒了,明天去外县帮人进了一批什么货,这么大年纪的少年,嘴上毛还没长全,狐朋狗友倒是有不少,甚至今年夏天村里的水泵,还是他帮忙想的办法。

顾清溪自然不愿意招惹萧胜天,只想着躲得远远的。

不过好在之后她再干农活,也没遇到过,偶尔遇到,他眉眼冷冷的,疏远得很,倒像是没有那天的事,顾清溪这才算松了口气,想着估计就是一时兴起欺负下自己。

这件事,于后来的顾清溪,其实差不多都忘了,她遭遇了那样的变故,哪还记得这种小事。

但是现在,萧胜天说起来,不知怎么,她就突然记起,原来还有这么一桩子。

她想起这桩事,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了。

她想着后来那个沉稳儒雅的成熟男人,谁能想到他年轻时候在芦苇丛里光着膀子调戏别人。

顾清溪一直没说话,前面骑车的男人微微侧头:“真生气了?”

那声音被卷在风里,送到顾清溪耳边的时候已经很低了,低到让顾清溪莫名觉得,这人心虚。

她侧坐在自行车后座上,抿着唇,看着远处笑。

前面有一处坟头,并不算很大。

前几年县里到处都是运动,说这是封建迷信,好多都铲平了,但现在看那意思,好像这运动过去了,于是就有人慢慢试探着垒起来坟头,并不敢垒太大,就很小的那么一撮土。

坟头旁,纸钱烧成的白灰被风一吹,就飘散在了风中。

顾清溪一直不说话,萧胜天就有些沉不住气了。

他单腿伸长着地,穿着黑帮子鞋的脚牢牢地踩在了冻着冰渣子的地上,车子应声刹住。

他这才转过头来,看她。

少年探究的目光落在顾清溪脸上,明明风很冷,她却感到了脸上一层薄薄的热意。

“你——”冷风中,青涩的少年扬起墨色的眉:“怎么不说话?”

声音却是沉闷而停涩。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斗罗大陆之阴阳裁决 桃运圣医 快穿之我想重新穿越 今天也要花光大佬一百亿 超级神壕的系统 从无限签到开始当神豪 山村小神医 全音阶狂潮 终极透视眼